>
快捷搜索:

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展出袁运生与石虎

- 编辑: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

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展出袁运生与石虎

石虎、袁运生经典作品展出

时间:2018年12月0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深 文

  由深圳美术馆主办、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支持的“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日前在深圳美术馆展出。该展览主要梳理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水墨画发展中的两个重要个案——石虎、袁运生。

  20世纪80年代以来,现代水墨在笔墨结构、符号形态及绘画程式等本体语言方面有了多元化的拓展,在创作过程中进行个人精神和生命体验的表达。“水墨走向现代之路”展出了石虎与袁运生60余件经典作品,通过两个代表性的艺术家为样本,展现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百花齐放的背景下,水墨画在创作方面的新思考、新理念和新图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9年5月17日上午10点,“怀城——樊枫作品展”于江苏省美术馆拉开序幕,本次展览精选樊枫先生近80幅“都市水墨”作品。其中,水墨作品58件、手稿15件,册页一本。展览以倒述的方式进行展陈,从2019年到1999年将樊枫作品由近及远的展现在大家眼前,让观者游走于展厅之间便能进入到与时间溯游的状态之中,溯游20年时光,溯游中国笔墨精神、溯游中国文化的经典精神,感受樊枫眼中的当代之城、手中的笔墨之城、胸中的精神之城,感受樊枫对“都市水墨”的创作初心。据悉,展览将截止至5月29日,欢迎广大观众前往观展。

展览海报

展览海报

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展出袁运生与石虎作品。2016年的春日,深圳又迎来了一次盛大的艺术集会,“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暨“第八届深圳水墨论坛”系列活动于3月27日隆重开幕,该活动经文化部批准, 由深圳市政府主办,深圳画院、关山月美术馆、深圳美术馆、深圳市美术家协会承办。“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是一项常设性的国际艺术交流活动,而“深圳水墨论坛”是以“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为依托的学术活动。展览一直致力于全面、系统地展示当下的艺术家和理论家对水墨艺术的探索成果,论坛则致力于深入、集中地探讨其学术的研究成果。双年展和论坛对促进中外艺术交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已成为深圳市的一项标志性文化活动。

图片 4

由陈履生策划并担当学术主持,深圳美术馆主办,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支持的“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将于2018年11月22日在深圳美术馆开幕。该展览主要梳理了 20世纪80年代以来水墨画发展中的两个重要个案——石虎、袁运生,通过两个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为样本,展现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百花齐放的背景下,水墨画在创作方面的新思考、新理念和新图像。

由陈履生策划并担当学术主持,深圳美术馆主办,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支持的“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将于2018年11月22日在深圳美术馆开幕。该展览主要梳理了 20世纪80年代以来水墨画发展中的两个重要个案——石虎、袁运生,通过两个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为样本,展现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百花齐放的背景下,水墨画在创作方面的新思考、新理念和新图像。

“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暨“第八届深圳水墨论坛”活动由董小明先生担任总策划,设“新中国画VS新水墨画”主题展、“墨海新境”特别展、“鹏城墨韵”专题展三个展示单元,以及“新中国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和“新水墨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两场专题讨论会。邀请103位海内外著名艺术家参展,14位著名理论家与会,展出作品300余件。本届双年展和论坛活动,极具针对性地设置了单元展主题,各单元展又保持着呼应关系,论坛也根据双年展主题展的方向,集中讨论“新中国画”和“新水墨画”所涉及的问题。在展陈和设计方面,本届双年展邀请著名设计师杨阳先生担任展示总设计,新锐设计师任四四先生担任平面总设计。同期,出版《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 第八届深圳水墨论坛》画册,其中包含各单元展画册和论坛文集。

图片 5

20世纪80年代以来,现代水墨在笔墨结构、符号形态及绘画程式等本体语言方面有了多元化的拓展,除此之外,很多艺术家还在创作过程中进行个人精神和生命体验进行表达。“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展出了石虎与袁运生60余件经典作品。

20世纪80年代以来,现代水墨在笔墨结构、符号形态及绘画程式等本体语言方面有了多元化的拓展,除此之外,很多艺术家还在创作过程中进行个人精神和生命体验进行表达。“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展出了石虎与袁运生60余件经典作品。

“新中国画VS新水墨画”主题展在关山月美术馆展出,由鲁虹先生策划,郭延容担任策展助理。鲁虹依据对近30年水墨艺术的观察和研究,首次以“新中国画”和“新水墨画”这两个概念来概括当下水墨创作中存在的两个艺术体系。他认为“新中国画”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适当融入西方现代艺术的元素,并使水墨有了更新的发展;而“新水墨画”则是在大胆挪用西方现代艺术方法论的同时,通过对传统的改造,进而开拓水墨发展的新天地。展览将这两种不同形态的作品同时呈现在两个相邻的空间里,促使其产生学术上的对话,便于理论家厘清当下水墨艺术发展的线索。本展拟首次将“新中国画”与“新水墨画”这二种不同形态中最有代表性的艺术家的作品集中展示在两个相邻的空间里,而不同优秀作品的并置不仅可以让艺术家们进行平等的学术对话,也有利于理论家全面深入地清理“新中国画”与“新水墨画”发展的线索,以研究新中国画与新水墨画在新形势下的异同之处与各自的艺术规律。该主题展将遴选近30年来在“新中国画”和“新水墨画”探索实践中卓有建树且具代表性的47位艺术家的作品。该主题展设计师杨阳先生在展陈上融合了“水墨”概念,用两种不同的灰色作为主色调与作品呼应,彰显“墨分五色”的概念,并从视觉上对“新中国画”和“新水墨画”进行区分,试图将观者从二维水墨带入到空间理念中。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墨海新境”特别展在深圳画院美术馆展出。由陈君女士策划,曾洁琼担任策展助理,本单元既是对国际及港澳台地区水墨艺术家的高度关注,也是对往届韩国现代水墨、新加坡现代水墨、日本现代水墨、香港水墨展览的主观延续,藉以发现水墨艺术当下表达的更多可能性和更广阔的空间,从而促进水墨艺术的国际交流。本展邀请了21 位欧美及港澳台艺术家参展。将域外水墨作为独立对象进行研究,借以发现水墨艺术在面临不同的文化语境时,呈现的独特生态和多彩的面貌,并期望通过持续的国际交流使传统的水墨艺术能够成为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该单元展将以全新的视野将“走向世界”的水墨艺术呈现出来。馆内以白色为主色调,设计师在空间分割上,加入中国园林式迂回转折的风貌,将平面创作和立体装置融为一体,尽量呈现移步易景的观赏效果。

樊枫,1958年出生于武汉市,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会员。武汉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兼任武汉美术馆馆长。作为一名水墨艺术家,樊枫先生一直积极致力于“都市水墨”题材的研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表现形式来展示现代都市的面貌、心态、情感和观念,国内大小各个城市他几乎都画遍了。站在他的作品前,我们可以找到无数逝去的历史、建筑、街道,城市的喧嚣和热闹的生活……无不反映出他对这个历史文化名城、国际化大都市的感受。

石虎

石虎

陈君说,今天我们探讨水墨艺术,始终秉持一种开放的态度,把思路打开,把观念打开,把胸襟打开,艺术的发展需要在保持自我的同时广泛地吸纳。此次“墨海新境”特展邀请的艺术家,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上个世纪80 年代末90 年代初移居海外的华人艺术家,虽然身处异域的文化语境,面临更多的挑战和选择,他们仍然继续着融入血液的传统水墨艺术的探索和实践,开辟了特有的艺术途径,他们作品中那些由本土生发出来的艺术特质显而易见,即使存在客观意义上的生态差异,但是,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直接或间接地参与着水墨创新和中国艺术现代化的进程,成为域外了解中国艺术最直接的传播者和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

图片 9

石虎,自上个世纪70年代末以来,他的一系列水墨探索在中国画坛树立了一个反叛的形象,他的作品在精神层面上显现出丰富的内涵,并以“野乱怪彩”表现出了完全不同于之前一些革新画家的绘画风格。

石虎,自上个世纪70年代末以来,他的一系列水墨探索在中国画坛树立了一个反叛的形象,他的作品在精神层面上显现出丰富的内涵,并以“野乱怪彩”表现出了完全不同于之前一些革新画家的绘画风格。

“鹏城墨韵”专题展在深圳美术馆展出,由杨晓洋、游江先生策划。该单元展将利用深圳美术馆已有的空间,还原艺术作品自身的水墨语言,以真实、直白的方式呈现给观者,展出近30位深圳本土水墨画家的作品。深圳作为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缺乏深厚的文化积淀,但因她的开放包容和革新,而成为一块文化创新的沃土。本展览一方面是为了搭建深圳水墨画家研究、交流的平台,另一方面为了呈现深圳水墨艺术创作多元、丰富的发展态势。30年来,深圳率先提出和实践了中国美术当代转型的课题,打造了传统水墨画探索创新和国际交流的平台。参展艺术家大多伴随着“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而成长,他们的水墨作品日臻成熟,颇具时代气息和创新精神,彰显了城市的文化品格。同时,该展览也体现了双年展不仅推动了传统水墨的当代进程,也对培育本土文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深圳水墨画家经过努力探索不仅为当今中国水墨画发展开辟了全新的创作母题,也有力促进了当代水墨画的发展。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三个单元展从艺术家的选择上也呈现出地域特色,主题展 “新中国画VS新水墨画”以大陆艺术家为主,特别展“墨海新境”以海外艺术家为主,专题展“鹏城墨韵”以本土艺术家为主,从而也将引发出三个单元展因文化背景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艺术气质。 这也体现了“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一直以来贯彻的兼容并蓄、开放多元的理念。为了进一步满足观众对“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的认识,在三馆中还专门开辟空间,设立了历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及深圳水墨论坛文献展”。文献展以图片、文字、实物等方式呈现自1998年以来,以往八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和七届深圳水墨论坛的历史面貌,以及该活动对中国水墨艺术的影响和意义。

樊枫先生不仅是当代优秀的水墨画家,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美术馆馆长。多年来,不遗余力的带领美术馆人积极探索,深入水墨学术研究领域。武汉美术馆在四次以"水墨文章"系列为品牌的展览项目基础上,2017年成功打造了“墨攻——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这一学术品牌,2018年又以湖北地域水墨名家为对象进行研究,开展大师展、经典作品展等。他既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态度和所显示出来的文化自信,更是对“艺术美丽一个城市”“艺术推广一个城市”的身体力行。樊枫在“都市水墨”方面的创作,已经成为当代水墨创作发展中无法回避的学术命题,与一般意义上的题材创新所不同的是,樊枫先生始终坚持传统笔墨精神和现代化表达,在他的一系列以水墨之态呈现的都市之象中,以城市之境抒城市人之胸臆,使城市冰冷的楼房具有“山水”的情感,使都市建筑有了可居可游的诗意,使画面呈现出既传统又当代的审美境界。樊枫先生八十年代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国画专业,故而他的作品既有楚文化的浪漫气质,同时又深受金陵画派的影响。因此他的城市审美具有鲜明的个体特征,这种个体性既来自于他长期生活的江汉汇流的城市人文特征,同时也来自于他颇具江南新文人画风格的中国画创作经历与丰厚的文人学养。因此,他笔下的城市经验,并不是田园山水般的恬淡与幽静的表述,而是在现代视觉形式和传统笔意墨蕴之间寻绎楚汉文化的现代语式。

袁运生

袁运生

3月28日上午9时至下午5时在深圳画院学术报告厅举办了“第八届深圳水墨论坛”,该论坛由鲁虹担任学术主持,围绕本届双年展主题设立“新中国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和“新水墨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两场专题讨论会,并邀请了14位著名学者与会,分别针对论坛专题进行深入探讨。

图片 13

而袁运生,1979年参与创作首都机场壁画的创作,其中他所创作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中大胆绘入3个沐浴的傣家女裸体,引起了广泛的关注。1982年,袁运生应邀访美任教于多所大学,1996年,他从美国回国任教,在此过程中,他的新水墨在此前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泼水节》的映照下,表现出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他的一系列经典作品也代表了一代画家在水墨创作方面的探索和成就。此次展览,旨在通过对这两位画家的学术研究和作品展示,以点带面,呈现出在不同的历史节点,水墨画在创作上的探索和成就所走出的一条现代化的道路。

而袁运生,1979年参与创作首都机场壁画的创作,其中他所创作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中大胆绘入3个沐浴的傣家女裸体,引起了广泛的关注。1982年,袁运生应邀访美任教于多所大学,1996年,他从美国回国任教,在此过程中,他的新水墨在此前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泼水节》的映照下,表现出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他的一系列经典作品也代表了一代画家在水墨创作方面的探索和成就。此次展览,旨在通过对这两位画家的学术研究和作品展示,以点带面,呈现出在不同的历史节点,水墨画在创作上的探索和成就所走出的一条现代化的道路。

“新中国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专题邀请六位学者参与。中国美术馆刘曦林先生的《世界文化背景下的中国美术断想》、中国美术学院毛建波先生的《“写生”的异化与中国画写意精神的衰落》、《美术》杂志社主编尚辉先生的《从文化寓意走向视觉消费--20世纪花鸟画的演变脉络及文化观念的转换》、中国国家画院王平先生的《“新水墨”及相关概念之辨析》、北京画院吴洪亮先生的《流变有据--因展览触碰到的几位画中国人物画的人物》、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张渝先生的《反叛与变革》都从历史的角度梳理了近100年或近30余年,中国水墨在传统和创新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机遇和嬗变。

图片 14

近年来,深圳美术馆开始关注当代艺术创作中传统文化的当代性呈现与表达,曾邀请了国内著名学者策划了系列当代艺术展览等。深圳美术馆希望通过具有问题意识的当代艺术展,开展系列学术活动,促进学术探讨,梳理和传达有关当代艺术的最新理念,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提供具有价值的文献资料。

近年来,深圳美术馆开始关注当代艺术创作中传统文化的当代性呈现与表达,曾邀请了国内著名学者策划了系列当代艺术展览等。深圳美术馆希望通过具有问题意识的当代艺术展,开展系列学术活动,促进学术探讨,梳理和传达有关当代艺术的最新理念,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提供具有价值的文献资料。

“新水墨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专题邀请了八位学者。包括自由策展人贾方舟先生、华南师范大学皮道坚先生、武汉合美术馆鲁虹先生、深圳雕塑院孙振华先生、中山大学杨小彦先生、湖北美术馆冀少峰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刘骁纯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殷双喜先生。其中贾方舟先生的《柳暗花明:走向当代的新水墨》、皮道坚先生的《我的当代水墨观》、鲁虹先生的《新兴水墨的发展--从现代水墨到当代水墨》、孙振华先生的《用水墨想象中国--以周韶华为例》、杨小彦先生的《当代水墨:公共性、私秘性与实验性--传统样式转型之意义辨析》、冀少峰先生的《解放的水墨和水墨的解放》,或以案列、或以现象、或以概念、或以勾陈为契合点,从不同的角度阐述“新水墨画”的起因、演变和发展。而刘骁纯先生和殷双喜先生因故不能出席论坛,但他们的文章《写意论》和《从现代到当代:全球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当代水墨》则收录在《第八届深圳水墨论坛文集》中。

图片 15

据悉,展览将展至2018年12月10日,欢迎广大市民和艺术爱好者前往参观和交流。

据悉,展览将展至2018年12月10日,欢迎广大市民和艺术爱好者前往参观和交流。

“怀城——樊枫作品展”作为武汉美术馆对外馆际交流项目,自2009年在德国柏林中国文化中心首展以来,迄今已相继在深圳美术馆、福建省美术馆、常熟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宁波美术馆、大连中山美术馆、黑龙江省美术馆、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广东美术馆等地举办了巡回展出,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樊枫艺术创作所取得的成就正是武汉文化艺术建设发展的缩影、他是具有武汉文化艺术建设特色的代表性艺术家之一。樊枫的都市水墨创作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其创作的《绿色家园》于1999年获得“第九届全国美展优秀奖”,作品反映了现代都市人的生存状态和生态环境,同时也体现出樊枫对于传统水墨画的传承和创新,在中国画坛激起一波涟漪。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袁运生 平房里的故事 101x105cm 纸本水墨 1981年

袁运生 平房里的故事 101x105cm 纸本水墨 1981年

图片 19

附:

附:

进入本世纪后,樊枫在城市水墨的创作倾注了更大的热情,他希望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表现形式,来展示现代都市的面貌、心态、情感和观念,使中国水墨画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在当代文明的土壤里更健康的生存和发展。自2005年“国家中心城市”概念首次提出以来,文化价值支撑城市发展的作用和力量日益凸显,并成为衡量一个城市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核心组成部分。武汉市以习近平总书记“艺术创作为人民”的文艺思想为指导推动武汉文化艺术建设与发展,全面建设全市人民共有的精神家园。“怀城——樊枫作品展”是武汉美术馆与江苏美术馆2019年的馆际交流项目,本次展览由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主办、江苏省美术馆、武汉美术馆共同承办,此次展览既是一次汇报展,也是两地美术界的交流的机会,为两地之间的文化合作带来更多可能性。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 20

文/陈履生

文/陈履生

图片 21

1979年,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落成,机场内的壁画成为当时中国乃至世界的热点,一石激起千层浪。它让中国社会在10年梦呓过后看到了艺术的存在,而那个时候,艺术界如同经历一冬的万物尚在苏醒之中。关于机场壁画,社会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并伴随着激烈的争议,但主流是肯定的。无疑,这反映了那个时期以及特定时代中人们价值判断的差异,也表现出特定时期之内思想解放的限度。总之,人们还是通过艺术而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1979年,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落成,机场内的壁画成为当时中国乃至世界的热点,一石激起千层浪。它让中国社会在10年梦呓过后看到了艺术的存在,而那个时候,艺术界如同经历一冬的万物尚在苏醒之中。关于机场壁画,社会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并伴随着激烈的争议,但主流是肯定的。无疑,这反映了那个时期以及特定时代中人们价值判断的差异,也表现出特定时期之内思想解放的限度。总之,人们还是通过艺术而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石虎 三人行 66x65cm 纸本水墨 1985

石虎 三人行 66x65cm 纸本水墨 1985

历史就是这样,伴随着1978年的改革开放而翻开了一页历史的新篇章。这是一个难以预料的未来,这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尝试。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之后带来了进步与发展,而与艺术相关的一切都随之发生了变化,重要的是观念上的渐次更新,显现了与过去的诸多不同,实践成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其中有许多是颠覆性的变化。就在机场壁画落成的这一年,当“第十三届全国美展”正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时候,中国美术馆外公园的铁栅栏上却出现了一个民间的“星星美展”,这是1949年以来在艺术界公然与体制的对峙,一方面也表现了社会的宽容,毕竟只是一个美展。社会的宽容还表现在,曾经被帽子压弯腰的袁运生以其特殊的天才在机场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中,将一段平常的生活场景演绎成为一幅新时代的社会横卷。今天看来,一切都很正常,仅仅是少数民族与人体两大问题,尤其是人体艺术,在那个新启蒙的时代好像是突然敞开了遮羞布,却让人们看到了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尽管一时议论纷纷,尽管社会舆论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但是,他作为先行者,以艺术的形式以及人体的美感和突破禁区的胆识,让人们看到了失去帽子的他,在一个新的时代所焕发出的艺术光彩。因此,袁运生的名字也和那个时代相关联,有着强烈的时代印记。

历史就是这样,伴随着1978年的改革开放而翻开了一页历史的新篇章。这是一个难以预料的未来,这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尝试。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之后带来了进步与发展,而与艺术相关的一切都随之发生了变化,重要的是观念上的渐次更新,显现了与过去的诸多不同,实践成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其中有许多是颠覆性的变化。就在机场壁画落成的这一年,当“第十三届全国美展”正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时候,中国美术馆外公园的铁栅栏上却出现了一个民间的“星星美展”,这是1949年以来在艺术界公然与体制的对峙,一方面也表现了社会的宽容,毕竟只是一个美展。社会的宽容还表现在,曾经被帽子压弯腰的袁运生以其特殊的天才在机场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中,将一段平常的生活场景演绎成为一幅新时代的社会横卷。今天看来,一切都很正常,仅仅是少数民族与人体两大问题,尤其是人体艺术,在那个新启蒙的时代好像是突然敞开了遮羞布,却让人们看到了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尽管一时议论纷纷,尽管社会舆论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但是,他作为先行者,以艺术的形式以及人体的美感和突破禁区的胆识,让人们看到了失去帽子的他,在一个新的时代所焕发出的艺术光彩。因此,袁运生的名字也和那个时代相关联,有着强烈的时代印记。

图片 25

图片 26

石虎 双鸡图 102x102cm 纸本水墨 1985年

石虎 双鸡图 102x102cm 纸本水墨 1985年

在袁运生大放光彩的时候,石虎还在美术出版社面对着学历比他高、资历比他深的科班,以及正牌美术院校背景的创作室同事;当他的同道们还在充满热情画连环画和其它主题创作的时候,他却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显现其存在。在首都机场壁画落成的前一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元年,石虎获得了一次非洲13国写生的机会,其才华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显然,非洲写生和少数民族题材在那个时代具有特殊性,是能够放笔艺术、展露笔墨的可能。石虎用他的另外一方面的力量,让人们看到了他剑出偏锋的艺术才情,其异端的形象渐露端倪。那个时期像石虎这个年纪的画家,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下而显现出了春的萌动。虽然他们在艺术界上有老下有小,却以不断的努力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时代。他们既向老画家学习,向传统学习,向西方学习,同时,也在急于寻找自己的艺术定位。所以,他们既被称为没出壳的鸡,又被视为孵过的蛋。

在袁运生大放光彩的时候,石虎还在美术出版社面对着学历比他高、资历比他深的科班,以及正牌美术院校背景的创作室同事;当他的同道们还在充满热情画连环画和其它主题创作的时候,他却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显现其存在。在首都机场壁画落成的前一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元年,石虎获得了一次非洲13国写生的机会,其才华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显然,非洲写生和少数民族题材在那个时代具有特殊性,是能够放笔艺术、展露笔墨的可能。石虎用他的另外一方面的力量,让人们看到了他剑出偏锋的艺术才情,其异端的形象渐露端倪。那个时期像石虎这个年纪的画家,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下而显现出了春的萌动。虽然他们在艺术界上有老下有小,却以不断的努力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时代。他们既向老画家学习,向传统学习,向西方学习,同时,也在急于寻找自己的艺术定位。所以,他们既被称为没出壳的鸡,又被视为孵过的蛋。

图片 27

图片 28

石虎 园梦图 132x132 纸本水墨 1985年

石虎 园梦图 132x132 纸本水墨 1985年

上个世纪的80年代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很多人在那个时候,正如同历史上的每一个时间段所出现的人物一样,把握住了机遇。而把握住了机遇就是把握住了历史。袁运生在机场壁画的创作中把握住了机遇,尽管其在50年代的遭遇令他的青春受损,可是,却在新时代因此成为一种特殊的资历而被人们高看。石虎的80年代延续了非洲写生获得的对于艺术的新的认知,青春勃发在传统的水墨之上,透过展览和出版,其不同于焕发青春的老画家们的新传统画法,其“新”几乎代表了一种新的势力,代表了一部分画家群体。而中国水墨画群体的裂变正在那个时期,传统水墨在20世纪初以来的大的变革框架下,形成了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新格局。其中包括前数十年被轻视的文人画也冠以“新”字,在多元的格局中表现出传统水墨画在新时代中的回归,而这又指向了传统中国画的前途问题,其核心是在西方艺术思潮涌入之后,中国社会给与传统艺术的一种无序的价值判断。石虎身居其中,他作为独行侠不依靠任何群的力量而左冲右突,一路把两边的风景甩在身后。

上个世纪的80年代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很多人在那个时候,正如同历史上的每一个时间段所出现的人物一样,把握住了机遇。而把握住了机遇就是把握住了历史。袁运生在机场壁画的创作中把握住了机遇,尽管其在50年代的遭遇令他的青春受损,可是,却在新时代因此成为一种特殊的资历而被人们高看。石虎的80年代延续了非洲写生获得的对于艺术的新的认知,青春勃发在传统的水墨之上,透过展览和出版,其不同于焕发青春的老画家们的新传统画法,其“新”几乎代表了一种新的势力,代表了一部分画家群体。而中国水墨画群体的裂变正在那个时期,传统水墨在20世纪初以来的大的变革框架下,形成了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新格局。其中包括前数十年被轻视的文人画也冠以“新”字,在多元的格局中表现出传统水墨画在新时代中的回归,而这又指向了传统中国画的前途问题,其核心是在西方艺术思潮涌入之后,中国社会给与传统艺术的一种无序的价值判断。石虎身居其中,他作为独行侠不依靠任何群的力量而左冲右突,一路把两边的风景甩在身后。

图片 29

图片 30

石虎 果 69x69 纸本水墨 1987年

石虎 果 69x69 纸本水墨 1987年

不入群的石虎虽然给人的感觉是离群索居,却受到了各个群的关注与呼应,而这之中所显现的正反两个方面,都为石虎在新时代的造势贡献了力量,包括看不惯他那离经叛道的造型和笔墨的传统派的指责,也从一个方面帮助了石虎。因为在把他推向另一阵营的时候,西化的另一派却如获至宝,而石虎却在嗤之以鼻的态度中显现了无奈的尴尬。因为在西方思潮面前,石虎还是希望恪守着自己的传统情怀,希望树立起当代的中国方式而显现自己连接传统的存在。毕竟这是一个思潮澎湃的时代,各方面的冲突与胶着正好像那个时代的社会变革那样,只不过艺术的问题可能有它的特殊性。所以,袁运生遇到了麻烦,他的那幅饱受争议的壁画最终以遮盖争议的部分而画上了句号。而袁运生则于1982年8月启程去了美国,他加入了那个时代中最为热门的赴美的群,一去就是14年。

不入群的石虎虽然给人的感觉是离群索居,却受到了各个群的关注与呼应,而这之中所显现的正反两个方面,都为石虎在新时代的造势贡献了力量,包括看不惯他那离经叛道的造型和笔墨的传统派的指责,也从一个方面帮助了石虎。因为在把他推向另一阵营的时候,西化的另一派却如获至宝,而石虎却在嗤之以鼻的态度中显现了无奈的尴尬。因为在西方思潮面前,石虎还是希望恪守着自己的传统情怀,希望树立起当代的中国方式而显现自己连接传统的存在。毕竟这是一个思潮澎湃的时代,各方面的冲突与胶着正好像那个时代的社会变革那样,只不过艺术的问题可能有它的特殊性。所以,袁运生遇到了麻烦,他的那幅饱受争议的壁画最终以遮盖争议的部分而画上了句号。而袁运生则于1982年8月启程去了美国,他加入了那个时代中最为热门的赴美的群,一去就是14年。

图片 31

图片 32

石虎 作品之一 彩墨 367x180cm 纸本彩墨 90年代

石虎 作品之一 彩墨 367x180cm 纸本彩墨 90年代

80年代的石虎所表现出的使命感,在没有口号和呐喊的虎虎生威的笔墨延伸中,彰显了他的艺术的强度。包括他在艺术的各个门类方面的努力,还有他不断行走在写生的路上的探索,他不断推出迥异于当时主流中国画的新的水墨,让人们看到了与那个时期关于形式美讨论相关联的具体实践,让人们看到了传统水墨画在他的笔下所呈现出的另外的风采。这就是在抽象水墨的探索中,他的造型,他的笔墨方式,以及属于他的线条等等,从本质上来看还是在传统的范围之内,却用另外的方式表现了对新传统的反叛,并呈现出一种新的探索方式和语言特色。石虎一路前行,罔顾左右。

80年代的石虎所表现出的使命感,在没有口号和呐喊的虎虎生威的笔墨延伸中,彰显了他的艺术的强度。包括他在艺术的各个门类方面的努力,还有他不断行走在写生的路上的探索,他不断推出迥异于当时主流中国画的新的水墨,让人们看到了与那个时期关于形式美讨论相关联的具体实践,让人们看到了传统水墨画在他的笔下所呈现出的另外的风采。这就是在抽象水墨的探索中,他的造型,他的笔墨方式,以及属于他的线条等等,从本质上来看还是在传统的范围之内,却用另外的方式表现了对新传统的反叛,并呈现出一种新的探索方式和语言特色。石虎一路前行,罔顾左右。

图片 33

图片 34

石虎 风花雪月 73.5x63cm 纸本彩墨 1993年

石虎 风花雪月 73.5x63cm 纸本彩墨 1993年

那是一个风云际会的时代。当台湾的刘国松带来了颠覆“中锋用笔”的抽象水墨,并以台湾地区50年代以来发展抽象水墨的经验,汇合到中国水墨画的新时代发展之中,石虎有着与刘国松的对接。以历史的眼光来看石虎这一时期的探索,这是在有限的范围内的突破。而这在当时迈出的一小步,在那个时代都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对于石虎来说,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存在,慢慢的,人们看到了一个梦一般的石虎用他敞开的心怀,拥抱着属于他自己的梦呓,呈现了他艺术中的另外的格局,以及他对于艺术的理解。毫无疑问,石虎的存在对当时的画坛也是一种挑战,因为人们看到了那十年之后的一批老画家正在重拾传统,而他们在社会的抱歉并生发的礼遇下,表现出了主流社会希望回归传统路向的期望。而石虎正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之中确定了自己的艺术方向,并用自己的笔墨探索所获得的认同,确定了自己的艺术地位。只不过,他的形象是主流之外的另类,尽管他不属于新潮,也不归于当代。他不依靠全国美展,不依靠官阶,他的这种基于社会认同的价值取向在那个时期又不同于今天的方式。

那是一个风云际会的时代。当台湾的刘国松带来了颠覆“中锋用笔”的抽象水墨,并以台湾地区50年代以来发展抽象水墨的经验,汇合到中国水墨画的新时代发展之中,石虎有着与刘国松的对接。以历史的眼光来看石虎这一时期的探索,这是在有限的范围内的突破。而这在当时迈出的一小步,在那个时代都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对于石虎来说,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存在,慢慢的,人们看到了一个梦一般的石虎用他敞开的心怀,拥抱着属于他自己的梦呓,呈现了他艺术中的另外的格局,以及他对于艺术的理解。毫无疑问,石虎的存在对当时的画坛也是一种挑战,因为人们看到了那十年之后的一批老画家正在重拾传统,而他们在社会的抱歉并生发的礼遇下,表现出了主流社会希望回归传统路向的期望。而石虎正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之中确定了自己的艺术方向,并用自己的笔墨探索所获得的认同,确定了自己的艺术地位。只不过,他的形象是主流之外的另类,尽管他不属于新潮,也不归于当代。他不依靠全国美展,不依靠官阶,他的这种基于社会认同的价值取向在那个时期又不同于今天的方式。

图片 35

图片 36

石虎 路红图 143x73.5cm 纸本彩墨 1991年

石虎 路红图 143x73.5cm 纸本彩墨 1991年

中国水墨画的历史发展,到了宋代苏东坡和文同的时代就确立了文人的发展路径,经由赵孟頫和元四家,特别是到了董其昌更加明确了“古意”在中国水墨审美中的地位,几经发展而不断演绎,到20世纪已经支离破碎,能够抱残守缺的也只能感叹江河日下。而在20世纪经历了徐悲鸿、林风眠,再到吴冠中,在水墨画审美的再度历史性的变化中,所呈现的实际上是朝着现代化方向发展的一条路线,这之中包括主流中的以素描加笔墨的方式。如果说60年代石鲁的“野乱怪黑”是一种发自本体的探索,是因为那个时代并没有西方观念的对应,只能看成是在一种隔绝的状态中的一种偶然性的存在。石虎所在的80至90年代的状况则截然不同,他需要选择,也需要面对。而远赴美国的袁运生在后现代风潮的发轫处回望中国国内的后现代热潮,他更加清晰地看到中国艺术的独特价值,更加主动地运用中国水墨来表现自己的文化情怀。所不同的是,他迈出了离开其成就代表的少数民族题材的一步,覆水难收。

中国水墨画的历史发展,到了宋代苏东坡和文同的时代就确立了文人的发展路径,经由赵孟頫和元四家,特别是到了董其昌更加明确了“古意”在中国水墨审美中的地位,几经发展而不断演绎,到20世纪已经支离破碎,能够抱残守缺的也只能感叹江河日下。而在20世纪经历了徐悲鸿、林风眠,再到吴冠中,在水墨画审美的再度历史性的变化中,所呈现的实际上是朝着现代化方向发展的一条路线,这之中包括主流中的以素描加笔墨的方式。如果说60年代石鲁的“野乱怪黑”是一种发自本体的探索,是因为那个时代并没有西方观念的对应,只能看成是在一种隔绝的状态中的一种偶然性的存在。石虎所在的80至90年代的状况则截然不同,他需要选择,也需要面对。而远赴美国的袁运生在后现代风潮的发轫处回望中国国内的后现代热潮,他更加清晰地看到中国艺术的独特价值,更加主动地运用中国水墨来表现自己的文化情怀。所不同的是,他迈出了离开其成就代表的少数民族题材的一步,覆水难收。

图片 37

图片 38

石虎 作品之二 彩墨画 88.5x51 油画 90年代

石虎 作品之二 彩墨画 88.5x51 油画 90年代

石虎没有丝毫的满足,他不断挖掘自己的潜能,并不时用重彩,或者用水墨结合重彩的方法,在语言上更加丰富了自己的表现,同时,用在艺术市场上的成功来证明探索的意义并检验社会认可的程度。石虎让人们看到了他正在一步一步的扩大市场占有率,也表明了这一时期的社会已经形成了多元化的格局,而石虎在主流之外异军突起。他用他的那种独特的方式与传统派和西化派都拉开了距离,也与同时代中年龄相仿的画家之间有了区别,这就是他的独具特色的笔墨和造型以及野、乱、怪的形象。在发展的过程中,石虎越来越重视线的意义,他用线来构造自己梦呓般的造型,并以此来构成画面的错综复杂,这之中诗性的勃发又连接着他这一时期对新诗所表现出来的热情。他的不同一般的不一样的水墨往往又潜藏着他过往生活的记忆,尤其是那10年的刻骨铭心,因此,理不断,解还乱。

石虎没有丝毫的满足,他不断挖掘自己的潜能,并不时用重彩,或者用水墨结合重彩的方法,在语言上更加丰富了自己的表现,同时,用在艺术市场上的成功来证明探索的意义并检验社会认可的程度。石虎让人们看到了他正在一步一步的扩大市场占有率,也表明了这一时期的社会已经形成了多元化的格局,而石虎在主流之外异军突起。他用他的那种独特的方式与传统派和西化派都拉开了距离,也与同时代中年龄相仿的画家之间有了区别,这就是他的独具特色的笔墨和造型以及野、乱、怪的形象。在发展的过程中,石虎越来越重视线的意义,他用线来构造自己梦呓般的造型,并以此来构成画面的错综复杂,这之中诗性的勃发又连接着他这一时期对新诗所表现出来的热情。他的不同一般的不一样的水墨往往又潜藏着他过往生活的记忆,尤其是那10年的刻骨铭心,因此,理不断,解还乱。

图片 39

图片 40

石虎 人体册页2 32.5x33 1991年

石虎 人体册页2(一书法八画) 32.5x33 1991年

当石虎正努力前行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显现出他的独特存在的时候,实际上中国艺术舞台上受西方思潮影响的局面也正在日益扩大。美国的巨大磁场吸引,一批年轻画家或者是像袁运生这样的小有名气的中年画家走出国门。他们在美国看到了眼花缭乱,也看到了艺术的纷繁和千奇百怪。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在中国受到严格训练的画,好像与西方格格不入,因此,很多人改弦易张。而袁运生的以往成就基本上是归零状态,他必须从头做起。可是,他放不下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执着,包括他对于汉代霍去病墓前石雕的崇拜。他在比较那些西方著名大师作品的时候,看到了东方的意义依然在世界文化多样性中的价值,所以,不敢轻言放弃。可是,如何融合?如何表现出现代性?则成了他的课题。有思想的艺术家的基本素质就是不跟风,就是执着在自己的田地里耕种和收获。袁运生用他的水墨在他的方式中连接着中国的传统,只是那不是来自书法的用笔,更不是体现“古意”的趣味。袁运生甚至放弃了自己所擅长的线的造型,而把水墨的张力透过中国的方式而彰显出如同汉代艺术中的那种雄强。

当石虎正努力前行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显现出他的独特存在的时候,实际上中国艺术舞台上受西方思潮影响的局面也正在日益扩大。美国的巨大磁场吸引,一批年轻画家或者是像袁运生这样的小有名气的中年画家走出国门。他们在美国看到了眼花缭乱,也看到了艺术的纷繁和千奇百怪。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在中国受到严格训练的画,好像与西方格格不入,因此,很多人改弦易张。而袁运生的以往成就基本上是归零状态,他必须从头做起。可是,他放不下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执着,包括他对于汉代霍去病墓前石雕的崇拜。他在比较那些西方著名大师作品的时候,看到了东方的意义依然在世界文化多样性中的价值,所以,不敢轻言放弃。可是,如何融合?如何表现出现代性?则成了他的课题。有思想的艺术家的基本素质就是不跟风,就是执着在自己的田地里耕种和收获。袁运生用他的水墨在他的方式中连接着中国的传统,只是那不是来自书法的用笔,更不是体现“古意”的趣味。袁运生甚至放弃了自己所擅长的线的造型,而把水墨的张力透过中国的方式而彰显出如同汉代艺术中的那种雄强。

图片 41

图片 42

袁运生 天籁之歌 250x150cm 纸本水墨 1990年

袁运生 天籁之歌 250x150cm 纸本水墨 1990年

关于袁运生在美国的信息不时会传到国内,而陈逸飞、丁绍光在美国依附于商业创造的奇迹也演绎为成功的传说,人们仍然保持着对袁运生的热情。当他的作品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到国内以后,这时候的中国艺术界和中国社会对艺术已经见怪不怪,当人们还是用当年的眼光去看袁运生时,袁运生却已经脱胎换骨。袁运生以一种陌生感出现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人们需要仔细辨识才能看到以前的身影,殊不知这之中有着他10余年的艺术淬炼。在袁运生去美国之前,他对西方艺术的了解和认知可能还没有到现代主义的阶段,况且有限的看到原作的机会也只是19世纪法国农村风景画在中国的展览。因此,他从进入美国之后开始拥抱西方现代艺术,其原因是他的艺术构成中有许多与西方现代艺术的暗合之处。可是,他依然眷恋着他所折服的五千年文明中的伟大的艺术。而这时候中国国内新潮美术、前卫艺术正开始以“星星”之火,蕴含着燎原之势。石虎在袖手旁观的同时,继续着他在新水墨方面的探索。石虎依然恪守在自己的前沿阵地,并显示出他的存在,以成就为一个方面的代表。

关于袁运生在美国的信息不时会传到国内,而陈逸飞、丁绍光在美国依附于商业创造的奇迹也演绎为成功的传说,人们仍然保持着对袁运生的热情。当他的作品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到国内以后,这时候的中国艺术界和中国社会对艺术已经见怪不怪,当人们还是用当年的眼光去看袁运生时,袁运生却已经脱胎换骨。袁运生以一种陌生感出现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人们需要仔细辨识才能看到以前的身影,殊不知这之中有着他10余年的艺术淬炼。在袁运生去美国之前,他对西方艺术的了解和认知可能还没有到现代主义的阶段,况且有限的看到原作的机会也只是19世纪法国农村风景画在中国的展览。因此,他从进入美国之后开始拥抱西方现代艺术,其原因是他的艺术构成中有许多与西方现代艺术的暗合之处。可是,他依然眷恋着他所折服的五千年文明中的伟大的艺术。而这时候中国国内新潮美术、前卫艺术正开始以“星星”之火,蕴含着燎原之势。石虎在袖手旁观的同时,继续着他在新水墨方面的探索。石虎依然恪守在自己的前沿阵地,并显示出他的存在,以成就为一个方面的代表。

图片 43

图片 44

袁运生 远征 190x175 纸本水墨 1990年

袁运生 远征 190x175 纸本水墨 1990年

196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袁运生对国内艺术界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所在,他必须在美国完成自己继徐悲鸿之后在融合中西方面的实验,而且能够获得西方的认可。这谈何容易,因为他低估了艺术之外的商业和社会的作用。袁运生从架上到公共艺术、从油彩到水墨的多方面努力,不时把水墨呈现出来以表明自己的文化身份,无疑,他的努力要能够得到美国主流的认同是有相当难度的,其道理很简单,他的文化根基在中国,他的新水墨需要解读的知识储备和社会基础。然而,这又不是那些美国博物馆中的汉学家或中国绘画史的专家们所能认同的。文化的矛盾反映在对袁运生作品的认知和接受中,表现出了文化上的沟壑。而这时候中国新水墨中的骁将石虎却贡献出自己的新的笔墨,并吸引或诱导着一大批年轻艺术家作为后备的力量,他们开始占据了中国画坛中的一块特殊的地盘,且成为一支特别的力量,这就是以石虎为代表的一种新兴的力量,正成为与传统派相对峙的一种新的存在。

196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袁运生对国内艺术界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所在,他必须在美国完成自己继徐悲鸿之后在融合中西方面的实验,而且能够获得西方的认可。这谈何容易,因为他低估了艺术之外的商业和社会的作用。袁运生从架上到公共艺术、从油彩到水墨的多方面努力,不时把水墨呈现出来以表明自己的文化身份,无疑,他的努力要能够得到美国主流的认同是有相当难度的,其道理很简单,他的文化根基在中国,他的新水墨需要解读的知识储备和社会基础。然而,这又不是那些美国博物馆中的汉学家或中国绘画史的专家们所能认同的。文化的矛盾反映在对袁运生作品的认知和接受中,表现出了文化上的沟壑。而这时候中国新水墨中的骁将石虎却贡献出自己的新的笔墨,并吸引或诱导着一大批年轻艺术家作为后备的力量,他们开始占据了中国画坛中的一块特殊的地盘,且成为一支特别的力量,这就是以石虎为代表的一种新兴的力量,正成为与传统派相对峙的一种新的存在。

图片 45

图片 46

袁运生 大千世界 205x136cm 纸本水墨 1991年

袁运生 大千世界 205x136cm 纸本水墨 1991年

当石虎在10余年的新的探索中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这个时候一批从国外回来的艺术家又以一种新的方式为中国新水墨呈现出另外的风采。当袁运生挟持着在美国学习的获得以及对于美国艺术观念的理解,当人们还在怀念他的“泼水节”以及他对于霍去病墓石刻与其它汉代艺术的膜拜,他,已经不是此前的他,或者可以说已经不是“泼水节”时期的他。他所呈现出的一种新的艺术面貌在中国也难以让人理解,而这种不理解正好像美国人的不理解一样。可是,袁运生却成为20世纪后期、21世纪初的中国水墨画发展的另一方面的代表,并且表现出了与石虎这种本土派的决然不同,这就是与美国现代艺术观念融合却又坚守本源的袁氏风格。

当石虎在10余年的新的探索中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这个时候一批从国外回来的艺术家又以一种新的方式为中国新水墨呈现出另外的风采。当袁运生挟持着在美国学习的获得以及对于美国艺术观念的理解,当人们还在怀念他的“泼水节”以及他对于霍去病墓石刻与其它汉代艺术的膜拜,他,已经不是此前的他,或者可以说已经不是“泼水节”时期的他。他所呈现出的一种新的艺术面貌在中国也难以让人理解,而这种不理解正好像美国人的不理解一样。可是,袁运生却成为20世纪后期、21世纪初的中国水墨画发展的另一方面的代表,并且表现出了与石虎这种本土派的决然不同,这就是与美国现代艺术观念融合却又坚守本源的袁氏风格。

图片 47

图片 48

袁运生 怀念远方 192x175cm 纸本水墨 1991年

袁运生 怀念远方 192x175cm 纸本水墨 1991年

1996年6月,袁运生回到了中国,回到了美术学院。魂兮归来,人们会猜测其艺术的未来发展。而对他来说,正好像去美国的不适应一样,回来又将面临新一轮的不适应,关键是,经过了这10余年,人事两非,艺术的生态也与此前全然不同。而中国水墨在商业化和市场化的推动下所显现的杂乱状态,基本上是在无序的格局中各自为政,人们依归的“中国”符号或元素,只是在符号或元素的意义中各自表述,因此,学术的无奈表现在水墨的发展中不仅是失语,还表现出苍白乏力。踌躇满志回国的袁运生成了孤行者。袁运生在美国从执教到自由画家的历程,实际上是在多种努力中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然而,现实中的困境,又如同他回归之后的迷茫一样。按理说,他到了这个年龄应该是不惑的面对艺术,面对中国水墨的现代化发展,但发展中国现代水墨的文化环境发生了变化,语境也不同,而这已经是中国水墨画家所遇到的普遍的问题。

1996年6月,袁运生回到了中国,回到了美术学院。魂兮归来,人们会猜测其艺术的未来发展。而对他来说,正好像去美国的不适应一样,回来又将面临新一轮的不适应,关键是,经过了这10余年,人事两非,艺术的生态也与此前全然不同。而中国水墨在商业化和市场化的推动下所显现的杂乱状态,基本上是在无序的格局中各自为政,人们依归的“中国”符号或元素,只是在符号或元素的意义中各自表述,因此,学术的无奈表现在水墨的发展中不仅是失语,还表现出苍白乏力。踌躇满志回国的袁运生成了孤行者。袁运生在美国从执教到自由画家的历程,实际上是在多种努力中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然而,现实中的困境,又如同他回归之后的迷茫一样。按理说,他到了这个年龄应该是不惑的面对艺术,面对中国水墨的现代化发展,但发展中国现代水墨的文化环境发生了变化,语境也不同,而这已经是中国水墨画家所遇到的普遍的问题。

图片 49

图片 50

袁运生 祈福 137x137cm 纸本水墨 1991

袁运生 祈福 137x137cm 纸本水墨 1991

毫无疑问,袁运生插队美国回来之后并没有为中国当代水墨画的发展带来特别的经验,只是让人们看到了现代水墨发展过程中与西方艺术嫁接所产生的一个新的品种,而这样一种新存在的意义,是打破了石虎时代造就的短暂的平衡,使中国现代水墨的发展出现了在世纪之交的生机。袁运生的现代水墨正成为当代中国艺术发展前沿阵地上的一支尖兵。显然,新的历史时期所导引的新的水墨艺术发展,正成为流行的当代艺术所对应的另外一种力量。

毫无疑问,袁运生插队美国回来之后并没有为中国当代水墨画的发展带来特别的经验,只是让人们看到了现代水墨发展过程中与西方艺术嫁接所产生的一个新的品种,而这样一种新存在的意义,是打破了石虎时代造就的短暂的平衡,使中国现代水墨的发展出现了在世纪之交的生机。袁运生的现代水墨正成为当代中国艺术发展前沿阵地上的一支尖兵。显然,新的历史时期所导引的新的水墨艺术发展,正成为流行的当代艺术所对应的另外一种力量。

图片 51

图片 52

袁运生 探秘 190x175cm 纸本彩墨 1991年

袁运生 探秘 190x175cm 纸本彩墨 1991年

显然,21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多元格局,已经不是上个世纪80年代时期的那种情形。因为在这种多元的格局中,不管是属于哪一方面,都有自己存在的基础;不管是哪一阵营,都有自己的市场支撑,也有着自己的未来。人们期盼这种多元格局的路向能为中国艺术带来新的希望,尽管这种艺术的碰撞无时不在,而艺术格局中的各个方面之间的矛盾,也不可能因为多元而化解矛盾的冲突。因此,当新的现代水墨的发展呈现出新的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每一个阵营、每一个方面都有自己的问题。而回归到历史之中看80年代以来的中国现代水墨之路,却发现不管是石虎,还是袁运生,都没有“新潮”或“当代”的标贴,而他们却在“新潮”与“当代”的前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显然,21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多元格局,已经不是上个世纪80年代时期的那种情形。因为在这种多元的格局中,不管是属于哪一方面,都有自己存在的基础;不管是哪一阵营,都有自己的市场支撑,也有着自己的未来。人们期盼这种多元格局的路向能为中国艺术带来新的希望,尽管这种艺术的碰撞无时不在,而艺术格局中的各个方面之间的矛盾,也不可能因为多元而化解矛盾的冲突。因此,当新的现代水墨的发展呈现出新的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每一个阵营、每一个方面都有自己的问题。而回归到历史之中看80年代以来的中国现代水墨之路,却发现不管是石虎,还是袁运生,都没有“新潮”或“当代”的标贴,而他们却在“新潮”与“当代”的前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图片 53

图片 54

袁运生 女人和愚公 136x136cm 纸本彩墨 1991年

袁运生 女人和愚公 136x136cm 纸本彩墨 1991年

图片 55

图片 56

袁运生 论悟 145x368cm 纸本彩墨 2015年

袁运生 论悟 145x368cm 纸本彩墨 2015年

时至今日,袁运生仍然是踌躇满志,虽然是老骥伏枥;而石虎则远离市井,已然成为被人们忘记的隐士。

时至今日,袁运生仍然是踌躇满志,虽然是老骥伏枥;而石虎则远离市井,已然成为被人们忘记的隐士。

2018年11月19日于缅甸曼德勒

2018年11月19日于缅甸曼德勒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九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展出袁运生与石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