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再现经典,苏昆现代昆剧

- 编辑: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

再现经典,苏昆现代昆剧

评剧《风雪夜归人》:还观众听戏的自由

时间:2015年10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 成

图片 1

评剧《风雪夜归人》剧照

  黑龙江省评剧艺术中心创排的新编评剧《风雪夜归人》10月15日至16日在京演出,该剧改编自著名戏剧家吴祖光先生创作于1942年的同名话剧,周总理七次在重庆观看。半个多世纪以来,它先后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粤剧、芭蕾舞剧、评剧等多种艺术形式。这就是经典的魅力:留得下,传得开。

  早在2012年,黑龙江省评剧艺术中心为纪念吴祖光先生经典话剧《风雪夜归人》问世70周年暨新凤霞先生从艺80周年推出此剧,获得第八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优秀剧目奖,具有浓厚的纪念意义,该剧特邀总导演陈健骊,其改编并导演的芭蕾舞剧《风雪夜归人》曾获得文化部文华大奖和囊括全部单项奖。此次复排评剧版本,应邀参演“北京国际艺术品交易会”。总导演陈健骊和编剧对剧本进行再加工,对演员进行突破性运用,不仅在舞美、音乐、造型等方面做得更唯美精致,演员的表演和唱腔也更出彩,陈健骊还将新(凤霞)派经典唱腔形成主旋律贯穿全剧。

  用京剧的老生演评剧的小生,是对演员的突破性使用。黑龙江省评剧艺术中心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评剧新(凤霞)派传人王向阳担纲领衔主演,饰演剧中灵魂人物——玉春,表演细腻传神,演唱高亢隽永,珠圆玉润。男主人公——京剧名伶魏莲生的扮演者则是沈阳京剧院著名京剧“言派”文武老生、梅花奖和文华奖——中国戏曲最佳男演员得主常东。对于为何要选一名京剧老生来演评剧小生,陈健骊如是说:“这次让演员跨界跨行,我思考和考查了一个多月。经过和常东反复推敲、肯定加否定、再加肯定,最后决定剧中男主演就是他。因为剧中男主角就是京剧名伶,我就是要有京剧的范儿,否则戏不过瘾!而剧场的掌声足以说明,我们是成功的!观众是最好的裁判员。”

  无论是人物造型的疏朗和明快,还是景物造型的微言大义,无论是喜剧环节的纵横跳跌,还是整体氛围的空灵澄澈,统统灌注着一股芳香满溢的清逸之气,此次改编坚守中国元素、用干净、清新、简单来剥离茫茫尘世的污浊、混沌、复杂;用戏曲传统与现代元素杂交语汇回归戏曲的本体,重新阐释《风雪夜归人》的深刻内涵,奉献给观众一部干净、清新,别具一格的经典之作。

  陈健骊的这种主张并非没有来由,早在五年前在上海演出,她就呼吁舞台剧要避免步入晚会的误区,还观众看戏、听戏的自由。她说:“多年前,我在文化部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当评委,观看了100多部作品,整体感觉,太闹腾了,声光电一拥而上,戏剧作品步入了晚会的误区,而且有些导演主张大制作,有的导演干脆造了一条大船。有的在舞台上下雨,下一次就是七八万,有的炫一下,又是好几万——舞台设备需要5辆至8辆卡车才能出发,我不知道剧团怎样出去演出。为了比赛拿奖,赛事结束刀枪入库,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就扔了!真叫人心疼!怎么对的起纳税人?怎么对得起国家!而我的舞台,用一辆卡车就可以从哈尔滨运到北京(舞美、服化道)。我个人认为,所谓的炫,所谓的秀,所谓的声光电,不是给观众看演员表演和导演的舞台呈现,而是炫耀高科技,我追求的是留给观众安安静静听戏和看戏,享受艺术的自由。”

名城苏州网讯 3月12日晚上7点30分,由苏州昆剧院倾情打造的现代昆剧大戏《风雪夜归人》,首次亮相国家大剧院舞台。尽管已是阳春三月,一场由苏州人演绎的,有关风雪夜悲欢离合的故事,却在首都北京吸引了不小的关注。

图片 2

图片 3余少群在后台补妆 明星网讯 16日晚,依旧是那发生在旧日北平城中的离合悲欢,依旧是那关于青春梦想与启蒙觉醒的故事,《风雪夜归人》在剧本问世70余载后,终于以国家大剧院制作版本的面貌,首度登上宝岛舞台,收获了台湾观众由衷的欣赏与不息的掌声。 《王府井》后见“故人” 经典之作 激荡人性情怀 去年9月,国家大剧院原创话剧《王府井》踏出了宝岛台湾巡演的第一步,在台北及高雄两地共8场的演出中,《王府井》以其自身闪耀的艺术魅力征服了大批台湾观众,创造了近乎百分百的票房佳绩。时隔一年之后,《风雪夜归人》又踏上宝岛,再度将一个带有浓浓旧时北平情怀的“中国好故事”在台湾土地上娓娓道来。 吴祖光先生笔下的《风雪夜归人》自1942年面世以来,一直大受欢迎,吴祖光夫人、“评剧皇后”新凤霞也是因为这部作品,从而对才子吴祖光大为倾心。但在近20年的时光内,《风雪夜归人》却只有粤剧、评剧、芭蕾舞剧等艺术门类的舞台呈现,缺乏重量级的话剧演绎。国家大剧院经过几年时间的酝酿,终于在两年前把这部现代话剧史上的经典之作搬上舞台。 《风雪夜归人》讲述了京剧名伶魏莲生与法院院长苏弘基姨太太玉春之间的爱情悲剧。他们邂逅相遇并真诚相爱,经过玉春的点拨,魏莲生开始思考起人生真正的意义。他们相约私奔,却最终被迫分离……吴祖光先生通过两人悲剧命运的描写,揭示了“在轻肇浅笑的背后,有世人看不见的悲苦;在酒绿灯红的底面,有世人体会不出的辛酸。”并由此来探求“在那个颠倒黑白的世界里,什么是真正的高贵和卑贱……” 演出当晚,当激昂的锣鼓点响起,整个两厅院戏剧院完全沉浸在旧时北平城的氛围中,戏园子的繁华绮丽、官场中的虚伪压抑、百姓家的寻常巷陌……而满场盈耳的京腔京韵,更是让人感觉亲切又新鲜。 当魏莲生与玉春后台邂逅、情愫暗生,观众们发出轻轻的赞叹;当捧角儿大学生陈祥混迹后台,不识时务“剃头挑子一头热”,满场又用爆笑来映衬台上的精彩演绎;当结尾处余少群身穿一袭红衣在雪地中翩然起舞,悲怆的音乐如清水般缓缓流淌,又有不少人在偷偷擦拭着泪水……而当最终演出结束,全体演员谢幕致意之时,观众们又用充满节奏感的阵阵热情掌声表达着他们由衷的喜悦和感动。 国家大剧院副院长兼新闻发言人邓一江在演出结束之后接受采访时说:“今晚,台北观众用热情的掌声告诉我们,他们非常喜欢《风雪夜归人》这部戏,剧中所表达的人性内涵和启蒙精神,都获得了大家充分的共鸣,让我觉得十分欣慰。 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在《王府井》、《风雪夜归人》之后,我们能够继续加强与台湾的戏剧交流,进一步沟通两岸,以戏结缘。”京泰集团董事长徐燕宾则说:“我们和国家大剧院的合作应该说是双方为京台两地交流、为祖国统一大业做出应有贡献中的沧海一粟,以后京泰集团还要和国家大剧院一起,通过商业化模式继续将文化交流引向深入,为两岸沟通做出更多的积极贡献。”而该剧导演任鸣则风趣地表示:“我特别期待着观众的反应,因为这部剧的故事非常曲折、很吸引人,整场盯下来我发现,台北的观众很懂戏,完全理解了这部剧所要表达的内涵,虽然他们和北京观众的‘笑点’和‘泪点’有着小小的差异。” “全明星”阵容亮相宝岛 戏梦人生再诉北平往事 在之前《风雪夜归人》于北京召开的发布会上,剧组曾经表示,该次赴台湾演出的演员团队,将以最为经典的原班黄金阵容亮相宝岛,让每一个角色都拥有着最为恰如其分的扮演者。从16日当天的演出效果来看,《风雪夜归人》剧组完全兑现了此前的承诺:不论是“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的名伶魏莲生,外表高傲、内心孤寂的官僚苏弘基,温柔灵动、冰雪聪明的玉春,还是贫民马大婶、大学生陈祥,甚至是“全剧只叫了一声‘妈’”的马二傻子,都栩栩如生地“立”在了舞台之上。 序幕结束后,灯光渐渐亮起,一块金色“守旧”从天而降,在密集的锣鼓点中,一袭武旦装扮的余少群盛装亮相,作为名伶的悠然自得跃然舞台之上。在随后的剧情发展中,他面对贫困百姓的仗义相助、经过玉春点拨后的懵懂犹疑、最终相约出走的希望满怀以及最终事态败露后的无怨无悔,这一系列的人物心理线索,余少群全部一气呵成地诠释完满,不露丝毫雕琢痕迹。而其浑然天成的旧时名伶风范,更是让人惊叹着“少年梅兰芳”行云流水般的美韵风华。 由资深戏骨冯远征饰演的法院院长苏弘基,一个看似高高在上的大官僚,周围人的命运于他而言,都仿似一枚枚软弱的棋子,可被玩弄于股掌之上。苏弘基官场上的春风得意、面对玉春时的宠溺有加、面对同僚时的故作正经,直至最后枯坐佛堂的寂寞空虚,这个内心世界极度复杂的角色,其每个侧面,都被冯远征用精湛的演技拿捏得十足准确。土生土长的台北人朱女士是业余戏剧社的成员,同时,她还是一名“骨灰级”冯远征粉丝,当天,朱女士特意提早结束出差任务前来剧场观剧,能够亲身坐在台下、面对面地观看偶像演出,朱女士表示,“实在是太赞了!冯远征先生的演技让人从心里佩服,而其余演员的配合也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作为全剧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由北京人艺优秀青年演员程莉莎饰演的玉春显得美丽又通透,举手投足间都流淌着隐隐暗香。而着名演员梁丹妮则一改往日时髦的都市形象,在剧中饰演胡同贫民马大婶,一个可怜可叹可感的贫苦母亲,惹得台北媒体纷纷感慨,根本认不出舞台上的“马大婶”就是之前新闻发布会上那个光鲜亮丽的时尚女性。 台湾观众反响热烈 温情公益场圆满收官 作为国家大剧院又一部来到台湾巡演的精品剧目,《风雪夜归人》从启程之前就聚集了当地超高的人气与关注度。早在剧组到达多日之前,捷运站的巨幅海报和剧院内外的灯箱、挂旗等宣传品前面,每天都会聚集不少围观驻足的人群,而16日的首场演出,更是将之前积攒的人气聚合至沸点。 台湾着名剧作家、台湾大学戏剧学教授、国光剧团艺术总监王安祈在看过演出之后说:“吴祖光先生的剧本我非常熟悉,但是这部剧真真正正呈现在舞台上观看对我来说却还是第一次,整体演出我都非常喜欢。这是一个关于伶人的故事,有‘戏中穿戏’的桥段,一个马鞭、一个亮相,都让我们爱戏的人觉得亲切又开心。我特别欣赏余少群的气质,真有名角儿味道,尤其最后一幕,呈现得好动人、好漂亮。”普通观众李女士则说:“对于北京国家大剧院制作的《风雪夜归人》,我之前一直心向往之,但在北京演出时,我没时间配合亲临现场,现在能够有机会在台北观看,感觉非常过瘾。大时代中的离合悲欢压缩成三个小时的一场戏剧盛宴,而且每个演员的做派都那么恰到好处。真希望剧院以后能够多带好戏来台湾,让更多人一饱眼福。”而台湾《中国时报》记者王锦河则认为:“整场演出感觉就像一碗文火慢炖出的老汤,层层递进、缓缓深入,每品一口都是满满的滋味无穷。”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风雪夜归人》的首演作为特别策划组织的“公益场”,还邀请了台北市青少年学生以及社会弱势群体前来免费观看,台湾国光剧团、云门舞集等艺术团体的青年演员和学员也积极前来观摩学习。对此,国家大剧院副院长邓一江说:“这样的举措,可以说是秉承了大剧院一贯的人民性与公益性宗旨,并且,我们也要特别感谢京泰集团对此的深切支持与鼎力协办。” 据悉,该剧还将在台北两厅院戏剧院上演三场,截至记者发稿前为止,余下三场票房已经基本告罄。而在8月20日,国家大剧院的另一部精品话剧《玩偶之家》还将赴台湾花莲参加由京泰集团主办的“京泰文化主题之夜”演出,继续深化促进两岸文化艺术交流。 本文来源于明星网:hTTp://news.mingxing.com/read/94/280943001.hTml 转载请保留链接,不保留本文链接视为侵权,谢谢合作!

图片 4 图片 5 演出剧照 演出剧照 图片 6再现经典,苏昆现代昆剧。 图片 7 演出剧照 现场观众

图片 8

冯远征饰演一个苏鸿基

3月20日至21日,连续两晚,华南理工大学“高雅艺术进校园”活动——广州芭蕾舞团主演的大型芭蕾舞剧《风雪夜归人》在南校区华丽上演。本次活动由校团委主办,计算机学院团委承办,得到了华工学子的热捧,两场演出现场都座无虚席,掌声阵阵。 舞剧现场流光溢彩,灯光璀璨。在轻灵的钢琴曲和梦幻迷人的灯光下,芭蕾舞剧拉开了帷幕。身穿雪白舞服的舞者像仙子般跃跃欲飞般出现在观众的眼帘,男、女主角相继闪亮登场,那婀娜多姿的舞姿、哀怨迷离的眼神,把对旧社会黑暗的控诉以及对爱与自由的苦苦追寻表现得淋漓尽致,将舞剧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舞台上一个热情的相拥,一个飘逸的跳跃旋转,一个缠绵的挥手道别,都深深牵动着在场的每一颗年轻的心。朝气蓬勃的学子们的心弦也随着剧情的峰回路转而跌宕起伏。怀着对艺术的渴求和青春的驱使。 据悉,芭蕾舞剧《风雪夜归人》是根据著名剧作家吴祖光的同名话剧改编,生动展示了京剧名伶魏莲生与官宦宠妾袁玉春从互生情愫、心心相吸,到曲终人散、化茧成“蝶”的悲欢离合。这台精彩绝伦的芭蕾舞剧,给华工学子奉上了一顿丰富的精神大餐,留下一段不可磨灭的美好记忆。在陶冶当代大学生情操和丰富校园文化、增强大学生的爱国情感和文化艺术修养、提升大学生的审美品位和艺术鉴赏能力方面都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近日,苏州昆剧院应国家大剧院邀请前往北京,参加第二届国家大剧院昆曲艺术周。3月12日和13日两天,他们还会为首都观众奉上《风雪夜归人》的精彩演出。

去年12月,作为国家大剧院五周年院庆隆重推出的压轴之作,话剧《风雪夜归人》精彩问世。一部历经时光淘洗却依然经典的好本子、一众视舞台为生命的精英团队,使得这部作品一经亮相便收获了从专业评论家到普通观众的一致赞誉,给隆冬岁末的北京文艺市场着实添了一把温暖的“火”。 而今年恰逢吴祖光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4月25日,《风雪夜归人》原班人马在大剧院再度聚首,依旧是那发生在旧日北平城中的离合悲欢,依旧是那关于青春、梦想与启蒙觉醒的故事,国家大剧院的这部心血之作在告慰大师风骨的同时,再一次收获了观众们由衷的致敬与掌声。

图片 9

  诗意处理的标杆之作 原汁原味还原经典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演出现场,近900个座位座无虚席。

  作为吴祖光先生的经典作品,《风雪夜归人》自1942年面世以来,一直大受欢迎,周恩来总理曾观看了7次之多,而吴祖光夫人、“评剧皇后”新凤霞也是因为看过这部作品,从而对才子吴祖光大为倾心。但在近20年的时光内,这部通过讲述北平名伶魏莲生与官僚姨太太玉春之间的爱情悲剧、并表达出人性觉醒玉生命启蒙意义的作品,却只有粤剧、评剧、芭蕾舞剧等艺术门类的舞台呈现,缺乏重量级的话剧演绎,而国家大剧院的版本可以说是这部作品近年来首部“够分量”的话剧呈现。

图片 10

去年首轮演出之后,大剧院版《风雪夜归人》收获了业内外的强烈反响。吴祖光先生之子、著名书画家吴欢对这部作品给予了高度肯定,他认为,大剧院版的《风雪夜归人》是这部经典剧作的“标杆性作品”,“所有的演员对于人物的刻画都足够入木三分。”著名作家肖复兴则评论为:“无论表导演还是服装舞美音乐,都被处理得朴素熨帖;其戏的主旨,美与丑、高贵和卑贱、别人手中的玩意儿和自由的解脱,都被提炼得真实,并与现实衔接得可触可摸,足可以触动有心人。”而戏剧研究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宋宝珍则说:“大剧院制作的《风雪夜归人》用一种平和舒缓、哀而不伤的艺术风格,完美表达出了吴祖光剧作中默默流淌的诗意和相对无言的情愫,而吴先生笔下那种对于独立人格、生命自由的追求,都在这部剧中交相辉映。”

76年前,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在一首唐诗的启发下,为他的话剧《风雪夜归人》定下了名字,讲述了在风雨飘摇的大时代背景下,围绕在名伶魏莲生周围数个人物的悲欢离合。话剧《风雪夜归人》一经上演,便引发了热烈反响,成为中国舞台艺术的经典代表作之一 。

再现经典,苏昆现代昆剧。  值得一提的是,吴祖光先生生前曾数次修改该剧的结尾,而大剧院版本则恢复了《风》剧最初的原貌,没有过多渲染教化与政治意义,而是在诗意空灵与人性复苏上下足了笔墨,对此,吴祖光先生之女、我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吴霜表达了认可与欣赏:“我对于父亲的这部作品可以说是熟悉之至,我非常赞同大剧院的版本在‘人性’二字上下足了功夫,而且结尾部分,魏莲生的精魂在风雪中翩然起舞,让我们感觉到,好梦还在继续,而那不灭的人性之美才是风雪中永恒的归人。”

图片 11

  原班人马再聚首 主次人物各个有戏

76年后的今天,由陈健骊担任导演,梅花奖得主周雪峰、优秀青年演员刘煜领衔主演的昆剧《风雪夜归人》在国家大剧院首演,以昆剧唯美典雅的表演方式演绎、致敬经典作品。

  大剧院版《风雪夜归人》的创作团队,可以说是集结了国内戏剧及影视界的顶尖阵容,而这轮演出,除去去年饰演王新贵的演员刘桦因为档期问题遗憾缺席、由 B角北京人艺的优秀青年演员李麒麟担纲演绎外,其余角色皆为原班人马,冯远征、余少群、程莉莎、梁丹妮……再度相聚在这方舞台上的他们,又一次联手奉献给观众们一场极富戏剧质感与张力的精彩演出。

《风雪夜归人》曾以话剧、芭蕾舞剧、评剧等艺术形式呈现,但以昆曲形式演绎还是头一回,这种从现代文艺样式到古典曲牌体戏曲的巨大转变,无论对导演还是演员来说,都是巨大的创新和挑战。可以说,昆剧版《风雪夜归人》是昆剧现代戏的第一次尝试,是昆曲现代表达的一种探索,它既保持了昆曲的本质特征,又实现了昆曲的当代表达。

  如果说在首轮演出时,余少群的魏莲生还是以最本真天然的优雅、懵懂与青涩打动了观众,那么今晚的戏剧场中,余少群则更增添了作为一个富有经验与实力演员的光彩。从演出伊始作为风华名伶的志得意满,到经过玉春点播后的幡然醒悟,直至最后虽遭受磨难与背叛却初衷不改的坚定与无悔,余少群全部处理得纯熟优雅,不露一丝刻意的痕迹。而那不时穿插其中的戏曲功底展示,更是充分显露出了一个“大角儿”的雍容风范。

此次搬演至昆曲舞台,主创团队既满怀对文化遗产的敬畏之心,又大胆探索创新。

  而实力派戏骨冯远征则在当天的表演中,用十足的力道刻画出一个绝对不同于大家固有思维模式中的旧时官僚形象。冯远征在之前的采访中说:“我为苏宏基这个人物设计了几种不同的笑声。我要用‘笑’来演绎表达这个人物的悲剧性。” 舞台上,苏宏基面对玉春时宠溺的笑、面对徐辅成时官腔十足的笑、得知自己的宠妾要和戏子私奔时佯装无谓虚伪的笑,还有最终形容枯槁病卧佛堂时那孤独苦涩的笑,一系列绝不雷同且有确切心理线索可循的笑,让让现场观众纷纷惊呼“老戏骨绝对演啥像啥,这个坏人不寻常!”

图片 12

  而剧中的主要女性角色程莉莎与梁丹妮当晚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程莉莎饰演的玉春温柔、聪慧、善良,寄托了剧作者最美好最纯真的理想;而梁丹妮饰演的贫民马大婶则是褪却了理想的风花雪月,充满了凡俗生活的柴米油盐,但她充盈的母爱也让大家深受感动。用著名导演王延松的话来说,“这部剧演员各司其职,都相当适合,苏宏基老辣深沉、玉春魅力非凡,而余少群绝对台缘儿丰厚,整体感觉相当具有大家风范!”

从剧本创作到演员表演再到舞美制作,八十多天的高强度打磨让《风雪夜归人》在第七届中国昆剧艺术节闭幕式演出中得到了观众和业内人士的肯定。全剧严格按照南北曲格律填词,字斟句酌地创作了35支牌子,保留传统。又将灵活的板腔点缀其中,同时在舞台设计、情感表达上又富有时代感和现代性,将古老的表演程式和现代人物的言谈举止融为一体,细致入微、扣人心弦。

  据悉,这轮《风雪夜归人》将从4月25日一直延续至5月4日,一连十场的漫长战线,迄今为止,持续到五一假期期间的票房却已经几乎售罄。

将莲花瓣、如意领等传统戏曲元素完美融入舞美,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的舞台干净、清新,呈现出“一杯清茶,淡而不寡”的风格。

在本次的“昆曲艺术周”上,苏昆《风雪夜归人》是唯一的现代戏。购票信息经过国家大剧院微信公众号的推送,便得到了大量的关注和转发,这让总导演陈健骊感到很高兴,“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把全新的剧目带到北京演出,本就意义非凡。除此以外,我希望听到更多来自北方观众、专业院团、相关领导对剧目的真实感受。昆曲是否能够继续做现代戏?是应该与时俱进向前一步,还是保留最原始的样貌?这都需要我们从实践中获得结果。”

图片 13

不仅如此,此次《风雪夜归人》的演员阵容也堪称强大,光国家一级演员就有4位。其中主演周雪峰既是国家一级演员又是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这部现代昆剧,对他来说是崭新的课题。“以前,我接触的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传统戏,但这次饰演的魏莲生是民国时期的男旦,与之前的角色跨度很大,既要打破传统概念,又要和现代话剧有所区别,在度的把握上很不容易”周雪峰说。

“魏莲生作为一代名伶,原本觉得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直到与玉春相识、相知、相爱,才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才敢于直面内心,决定冲出牢笼,追寻自由。这种心理上的转变,要如何让观众相信、接受,是需要演员下苦功夫的。”周雪峰告诉记者,虽然曾多次来国家大剧院演出,但这次的亮相具有实验性质,内心还是有些忐忑。“我希望这次的演出能得到首都观众的认可,这对昆曲来说也是大步的跨越。”

图片 14

而玉春的扮演者是苏昆“振”字辈优秀青年演员刘煜,曾成功塑造了杜丽娘、陈妙常、白素贞等人物。这次排练让她对这个人物有了更深的理解,“玉春从卑微无奈到自我觉醒再到摆脱束缚,情绪是跟随情节发展层层递进的,她充满个性、内心强大,始终执着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有不少朋友都很好奇,现代昆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舞台呈现?大家也都挺期待看到我的现代装束。”第三次来到国家大剧院演出的刘煜心情紧张且激动,“我会以最饱满的状态去演绎好这个角色,希望能给北京的观众们带来听觉和视觉上的享受,让大家能在传统的昆曲唱段中感受到昆曲现代戏的魅力,也希望能得到更多宝贵意见。”

另外王新贵的扮演者吕福海,李蓉生扮演者唐荣,兰儿扮演者吕佳都是国家一级演员有着丰富的演出经验。

图片 15

3月11日,《风雪夜归人》的演员舞美团队下午抵达北京,接着便是连夜装台、彩排,只为在两个晚上的演出中能给观众最好的观剧体验。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在撰文评论该剧时表示,“昆剧《风雪夜归人》惊艳戏曲界,已经成为事实”。(苏州新闻 季菊梅 看苏州 陈楚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再现经典,苏昆现代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