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笑讽红尘百态,锐笔绘遍世情百态

- 编辑: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

笑讽红尘百态,锐笔绘遍世情百态

  原标题:敢为人先,幽生活一默的百岁漫画家方成辞世

  中国“漫画界三老”之一、著名漫画家方成逝世

一周前,著名漫画家方成在北京去世,享年100周岁。昨日早上8时,成百上千亲朋自发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兰厅,送别方成。追悼会白菊万朵,门厅外悬挂“缅怀方成 我们永远爱您”的横幅和“忠厚正直慈惠常留众人颂,一生平和典范堪作后人师”的挽联,灵堂上播放着方老的生前照片,仿佛其音容笑貌犹在。

图片 1

  图片 2

  两个月前刚刚度过百年寿庆的知名漫画家方成昨日上午9点54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方成之子孙继红在接受记者釆访时证实了这一消息。

  他的漫画,将世态人情表露无遗

图片 3方成百岁生日时,家属供图

漫画家方成

  方寸之间漫笔墨,成就百年画蹉跎。作为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漫画家之一,刚刚迎来百岁寿辰的方成,与华君武、丁聪并称为中国“漫画界三老”。遗憾的是,8月22日上午9时54分,方成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享年100岁。

  方成先生一直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他与丁聪和华君武一向并称中国漫画界的三老。方成先生创作的《武大郎开店》等文人漫画,直指时弊,引发了很大的社会反响。从此,方成这个名字也在中国家喻户晓了。

  方成不姓方,本名孙顺潮。他在大学学的是化学专业,可是他酷爱漫画,抗战结束,便从四川一家化学研究社离职,前往上海开启漫画生涯——笔名方成,由此诞生

“人间少了幽默,天堂多了笑声。”方成的学生、漫画家徐进在悼词中惜别。他表示,方成把自己的收藏和作品无偿捐献给博物馆,多次助力家乡中山的文化建设和慈善事业,用满怀深情、慷慨无私的大爱,践行了自己“为善至乐”的人生信条。

  著名漫画家方成于2018年8月22日上午9时54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享年100岁。

  方成生于1918年10月,原名孙顺潮,祖籍广东中山,生于北京。除了漫画家身份之外,他还是我国着名的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一直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一棵常青树,与丁聪和华君武两位老先生一向并称中国漫画界的三老。方成以独有中国特色的水墨漫画,将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绘于纸上。他在20世纪30年代涉足漫画,40年代崛起,50年代起誉满艺坛,笔墨绵延半个多世纪。

图片 4方成 (1918—2018)

  昨天上午,著名漫画家方成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而在前不久,他刚刚迎来自己的百岁寿辰。作为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漫画家之一,方成与华君武、丁聪并称为中国“漫画界三老”。他的漫画事业从上海起步,与这座城市有着不解之缘。

至此,“中国漫画界三老”丁聪、华君武、方成相继仙逝,经典时代也随之翻过一页。

  方成生于1918年10月,原名孙顺潮,杂文笔名张化。祖籍广东中山,生于北京。漫画家、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1942年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1946年在上海从事漫画工作,1947年夏被聘任《观察》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1948年在香港参加“人间画会”,在《大公报》连载连环漫画《康伯》。1949年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1951年起任《人民日报》社美术编辑。1986年被聘任国际漫画杂志《WITTYWORLD》编辑,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生导师、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绘著各种漫画、杂文集30余部,主编有《当代中国漫画选》和《世界幽默笑话精品》等。

  1942年,方成从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1947年夏被聘任《观察》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1948年在香港参加“人间画会”,在《大公报》连载连环漫画《康伯》。1949年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1951年起任《人民日报》美术编辑。1986年被聘任国际漫画杂志《WITTYWORLD》编辑。

  他的忘年好友李辉谈及方成先生时对记者说,“早上9点多听到方老去世的消息,十分悲痛。这是中国漫画界的一大损失。我与方老从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了,当时我是《北京晚报》的记者,那时的美术界的活动比较频繁,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认识了。更为巧合的是,后来我被调到《人民日报》,我们居然住在同一小区、同一栋楼。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去拜访他。今天老人的去世,我们的心是十分沉重的,但我今天并不是以悲伤的心情来谈这件事情,对于老人自己来说,也可以说不是一件悲伤的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老人从上世纪40、50年代到80年代所创作的讽刺漫画,比如《武大郎开店》,乃至近年来的一些作品,都对社会、人性起到了针砭时弊、意味深长的作用。而且从这些讽刺漫画里,让我们不断地去欣赏他及他的人格,不断地看出他笔下所表现的当下的社会现状,引发我们的思考。因此,我说方老是不悲伤的,他的作品与精神长青。”

  作品构思奇特,让人在会心一笑之余久久回味

老友追思

  方成是中国漫画界成就卓越的大师。与华君武、丁聪一起并称为中国漫画界的“三老”。他20世纪30年代涉足漫画,40年代掘起,50年代起就誉满艺坛,笔墨绵延半个多世纪。他的作品以构思奇崛意念鲜明见长。透过熟练的线条,独特的造型,把各类典型形象汇诸笔端,仿佛一面时代的镜子,又如一把社会解剖刀,将世态人情表露无遗。

  方成的作品以构思奇崛意念鲜明见长,透过熟练的线条,独特的造型,把各类典型形象汇诸笔端,仿佛一面时代的镜子,又如一把社会解剖刀,将世态人情表露无遗。他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生导师,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绘着各种漫画、杂文集30余部,主编有《方成连环漫画集》《当代中国漫画选》《世界幽默笑话精品》等。

图片 5

  “怎么会?!”当消息第一时间从北京传来,作为方成故交的沪上漫画家天呈一时没缓过神来。 “老爷子还是很健硕的,只要身体允许,他几乎每天都写一幅大字,足有4尺,还由家人晒到朋友圈。我看到后开玩笑说,您给我写一幅吧,他立马答应了,说写了后让继红 (方老儿子)寄我,果然没几天就收到了字。”前段时间有消息说方老情况不妙,但后来又脱离危险。 “这一次终究没挺过去。”天呈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方老是2016年,去方老家拜访,一起吃了顿饭喝了点小酒。那天,两人还合了个影。 “拍照前,方老说, ‘慢,让我穿件衬衫’,收拾妥当才面对镜头。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的合影。”

为人之道“与人为善”

  方成的漫画,经历了几个时期。他早期的画风接近西洋,多用炭笔,讲究构图、造型和明暗变化。四十年代后期,他用钢笔作画,明暗兼写。五十年代,用不同的钢笔在道林纸或图画纸上作画,线条流畅自如,富于表现力。这一期值得一提的是方成与钟灵在创作上的合作, “方灵创作法”在中国漫画界传为美谈。到了六十年代,方成的创作进入了旺盛时期,人们几乎天天都能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他的佳作,它几乎成了该报国际版的最大特色,方成的创作此时也进入了成熟时期。

  方成漫画早期的画风接近西洋,多用炭笔,讲究构图、造型和明暗变化。上世纪40年代后期,他用钢笔作画,明暗兼写。上世纪50年代,用不同的钢笔在道林纸或图画纸上作画,流畅自如,富于表现力。到了60年代,方成的创作进入旺盛时期,人们几乎天天都能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他的佳作。

  方成 《武大郎开店》1979年

  “幽默是一种处世之道,也是养生之道,漫画便是一门将幽默语言用画表现出来的艺术。”这是方成生前常说的一句话。他创作的《武大郎开店》《官商》《不是天灾胜似天灭》等一大批漫画,透过熟练的线条,独特的造型,把各类典型形象汇诸笔端,仿佛一面时代的镜子,又如一把社会解剖刀,将世态人情表露无遗,在中国漫画界乃至世界漫画界独树一帜,令人印象深刻。

昨日,前来送别方老最后一程的既有白发老人,也有年轻读者。著名演员黄宏站在敬献白菊的第一排,他说“创作小品的人很早就受到方老作品影响。他是很有思想的艺术家,很严肃的漫画家,作品非常有深度,我特别喜欢。”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方成漫画的创作质量和数量远非昔日可比,他也成为“文革”后在中国美术馆开办漫画展览的第一人。《官商》《不是天灾胜似天灭》等就是此时有代表性的作品。脍炙人口的《武大郎开店》在画展中引起极大反响,漫画巧妙的运用了中国优秀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卖烧饼“个体户”——武大郎。漫画家保留了他的“专利”——身材短小,而让他“荣升”为老板,并且老板“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借古讽今,尖锐地批评了中国社会中妒才、坑才的恶习。打这以后,“武大郎开店”成为批评妒贤妒能的新语在民间广为流传,足见其影响之大。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方成成为“文革”后在中国美术馆开办漫画展览的第一人。脍炙人口的《武大郎开店》在画展中引起极大反响,漫画巧妙地运用了中国优秀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卖烧饼“个体户”——武大郎。借古讽今,尖锐地批评了中国社会中妒才、坑才的恶习。打这以后,“武大郎开店”成为批评妒贤妒能的新语在民间广为流传,足见其影响之大。方成还曾与相声大师侯宝林合写过相声,也写过电视脚本。对哑剧、四川谐剧、中国笑话、外国幽默、讽刺诗等都有过深入的研究。2009年,他荣获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2012年,他将一部分书画作品捐赠给国家博物馆。

图片 6方成 《相马》

  其中,尤以 《武大郎开店》广为人知。该漫画巧妙地借用了 《水浒传》中的武大郎形象,保留了他身材短小的特点,但让他 “荣升”为老板,并且老板 “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借古讽今,尖锐地批评妒才、坑才的现象。此后, “武大郎开店”成为批评妒贤妒能的新语在民间广为流传,足见其影响之大。1980年 《方成漫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这是新中国第一个漫画个展,为方便观众欣赏,方成运用水墨技法,将100多幅漫画画到宣纸上,首创 “水墨漫画”。个展引起轰动,各地纷纷向中国美术馆借展,由此拉开巡展序幕。方成的漫画艺术,被公认为以构思奇特、意念鲜明见长,让人在会心一笑之余,久久回味。

老编辑王小青是方成儿童连环诗画《王小青》的原型。昨日,85岁高龄的王小青独自来到追悼会,除了敬献花篮,她随身还带着该作品的复印件。“就是想当面给他看看,告诉他,小青来了,‘小青们’都长大了。”话语至此,老人潸然泪下。方成与王小青初识于上世纪40年代俄文夜校,30岁的方成以15岁的王小青作为形象素材画了《王小青》,原作上面还写着“送给小妹妹”。

  方成认为,漫画是一门将幽默语言用画表现出来的艺术。幽默也是漫画艺术的生命。幽默是和谐的、宽松的、平等的和智慧的;幽默归根结底是源自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幽默也和民族性格有关,是人的一种生活态度。幽默是一种高级文化。幽默可以改善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真正的幽默存在于民间大众。

图片 7

  感情深厚,曾在《观察》周刊担任漫画版主编

学生徐进则和方老相识于上世纪50年代,从听课到拜师已有60余年。“他具有非凡的新闻洞察力和敏锐感,善于分析社会心态,捕捉社会题材,使其漫画作品有了责任与担当。”徐进说。

  方成除了画画写书还要讲学,还要为诸多报刊当顾问,为各地的漫画比赛亮分。除此之外他还是两所大学的兼职教授。他曾与相声大师侯宝林合写过相声,也写过电视脚本。对哑剧、四川谐剧、中国笑话、外国幽默、讽刺诗等都有过深入的研究。2009年他荣获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2012年他将一部分书画作品捐赠给国家博物馆。

  方成 《敢为人先》书法  方成之子孙继红提供

  方成不姓方,本名孙顺潮;他原本也不是学漫画的,在大学学的是化学专业。可是,他酷爱漫画,抗战结束,便从四川一家化学研究社离职,前往上海,漫画事业自此开始——笔名方成,由此诞生。

他回忆,“与人为善”是方老为人之道。每当年轻作者拿着草图请方老指点,他会不遗余力地出主意,想办法“挽救”不成熟的“坯料”。“1997年,首都漫画家创作庆祝香港回归整版漫画时,年近80岁的方老刚拔了牙,不顾流血不止说话不便,仍然坐镇指挥创作,大家既感动又心疼。”

  2016年漫画家丁聪百年纪念展览在上海举办,方成为此题词:“丁聪百年,漫画一生”。这既是展览名称,也印在请柬上。

图片 8

  据其生前所著的《方成自述》一书记载,他曾被聘为《观察》周刊漫画版的主编。这是由知识分子储安平1946年9月在上海创办的时政性政论杂志,曾颇具影响力。方成是一九四七年春进入该杂志。据他生前回忆,当时,作品都是在住所画的,编成后才送到《观察》编辑部交储安平。“我是从大学毕业不久的青年,储先生是复旦大学教授,是一位长者,所以我们之间有如师生关系。”

“他像一阵风,悄然掠过,无声无息,长留人间的是他那脍炙人口的漫画佳作和几十部关于漫画和幽默的著作。”徐进说。“方老生性好动,游泳、打乒乓球、干木工活都在行,进入老年他还骑车买菜,串胡同会老友。尤其漫画界的义务事,老人家从不撂过肩。他忙于画,忙于写,忙于社会活动,忙得没空生病。他80岁后学会使用电脑,90岁后画画吃力就书写诗词,98岁时还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成立30周年题写了横幅……”

  方成先生的百岁生日

  1947年冬,上海白色恐怖加剧,方成避居香港,加入了由共产党人组织的“人间画会”。虽然在上海待的时间不长,但方成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情感。2007年,方成写信给天呈,表达了捐赠部分手稿给上海的心愿,并促成了2010年4月上海动漫博物馆的建成。“这是方成对上海的钟情,也是他对中国漫画的期许。他说,上海既是中国漫画的诞生地,又是漫画曾经取得重大发展和辉煌成就的地方。”

亲人缅怀 幽默纯粹是爱国者

  方成 (1918—2018)原名孙顺潮,杂文笔名张化。祖籍广东中山,生于北京。漫画家、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1942年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1946年在上海从事漫画工作,1947年夏被聘为《观察》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1949年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1951年起任人民日报社美术编辑,专画国际时事漫画。1979年,代表作《武大郎开店》问世,获《人民日报》新闻优秀作品奖,这是漫画作品首次获得该项荣誉。1980年,《方成漫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这是新中国第一个漫画个展,题材多为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如钟馗、济公、鲁智深、布袋和尚等。1982年,开始致力于幽默理论研究,至今已出版数十部著作。1986年离休后,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出版有《方成漫画选》、《幽默·讽刺·漫画》、《滑稽与幽默》、《方成连环漫画集》、《笑的艺术》、《报刊漫画》、《漫画艺术欣赏》、《方成谈漫画艺术》等。1988年,获我国漫画界最高奖——首届“中国漫画金猴奖荣誉奖”。2009年,荣获“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曾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讽刺与幽默》编委等职。

方成,原名孙顺潮,“方成”是他发表文艺作品所用笔名。祖籍广东中山,1918年6月生于北京,“从小说一口北京话”。

图片 9

原籍中山的方成怀有浓浓的故乡情,此次追悼会也来了不少“老家人”。昨日,73岁的表弟欧苗生特地从中山赶来送别方成,“获悉表哥仙逝这几天,我都没有睡好觉。”欧苗生说,方成是一个念旧的人,对家乡很有感情,时常到中山探亲。

  1979年文代会期间,华君武(左)与方成在做掰手腕游戏,中间是画家亚明当裁判

谈及方老的幽默,他说两天两夜都谈不完。“他平日非常幽默,有一次有人要称他‘表舅’,他说,是哦,我这表戴20年了,旧了旧了。还有一次晚上我们在广州坐轮渡,我因为太累睡着了,忽觉身上发痒,他带着小手电筒,朝我腿上一照说,哎呀,好多‘小坦克’啊!他所说的‘小坦克’其实是臭虫。他还打趣我:起码一个兵团围住了你的大腿。”

图片 10

方成从1992年起分四批把自己珍藏数十年、价值几亿元的名家书画,以及自己的百余幅漫画精品共456件套无偿捐给了中山市。在这些书画中,不乏吴作人、沈鹏、关山月等名家真迹,还有抗战时期一幅由冯玉祥将军亲手所画并题赠给方成的画作《辣椒》。

  方成漫画

孙晓纲是方成三个儿子中唯一继承其漫画衣钵的,他正在创作一部长篇漫画《郎雀》。他说:“父亲把收藏和自己的原作都捐出去,一件都没有留给我们三个。捐的时候就是从我这里拿走。作为艺术家,他属于国家。他首先是一个爱国者,然后才是漫画家。有的名人、画家身后是非顿生,但他走得干净,我们兄弟也没有二话。”

图片 11

近年,方成每天写几个大字,有时还用毛笔画漫画,“以防老年痴呆”。每次他写的字或者画的漫画,儿子孙继红都会发在朋友圈。

  百岁老人方成的新年祝贺

广州情缘

  方成先生一直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他与丁聪和华君武一向并称中国漫画界的三老。他以独有中国特色的水墨漫画,将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绘形纸上,比如钟馗、济公、鲁智深、布袋和尚等等侠义之士皆栩栩如生。

92岁任亚运火炬手

  而且方成是“文革”后在中国开办漫画展览的第一人。方成先生创作的《武大郎开店》等文人漫画,具有直指时弊、寓教于乐的功能。随着方成个人漫画展的成功和漫画《武大郎开店》产生的巨大影响力,方成这个名字也在中国家喻户晓了。

6年前,广州日报记者曾到方成家中专访他,当时已届94岁高龄的方成出版了与池北偶合作的新书《九十老搭档》。除了有些耳背,身体并无大恙。他家客厅挂着一幅照片,照片中86岁时精神奕奕的方成正推着自己的自行车,下方写着一行字:“方成:您瞧,我也有辆‘专车’!”直到88岁,家人担心他的安全,他才放弃了骑车。

  方成是一位非常多产的艺术大家。自1986年离休至今,每天早起,天天仍如上班,除了画点漫画,还写点杂文、相声、小品和打油诗等等。他仍然每天书写,年均出版两到三本专业书。

图片 12方成漫画作品

  方成漫画作品精选

2010年,92岁高龄的方成还成为广州亚运会火炬手。

图片 13

年少时方成就爱画画,在铁路局上班的父亲便请当时颇负盛名的国画家徐燕荪,每逢周日教他一次画画。一年后,方成因父亲失业而中断学画,但埋下了画画的种子。方成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时值抗日,他被委以重任画漫画专栏,每周画一幅漫画,如此画了两年。方成从办校园壁报开始了漫画之路。

  《家教》

毕业后,方成进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工作,由于女友认为两人同龄不宜结婚而分手,他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心想得离她远点。于是方成带着一颗失意的心跑到上海,自此终生以漫画为业。此外,方成潜心钻研幽默理论达三十余年,成为中国系统研究幽默第一人。他曾说是受到挚友侯宝林启发开始。

图片 14

“先生走好!” 方成忘年交、传记作家李辉说,方成是高寿之人,百岁老人过世是喜丧,他的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孔明同志,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对话忘年交李辉:

图片 15

吃红烧肉的人都高寿

  《猪八戒懒睡处售票》

广州日报:作为老朋友、老邻居,您对方成的晚年生活有什么了解?

图片 16

李辉:90多岁后,他身体慢慢弱下来,话也少了。近些年他每天要写几个大字,这对他身体可能有很好帮助。他能迈过百岁门槛,很了不起。写字习惯一直延续到百岁生日后约莫一个月,他因病住院。他写大字不是随便写,写得很有劲道。包括丁聪百年诞辰时,方成已近百岁,我请他写了八个大字“丁聪百年 漫画一生”,他也写得很好。

  方成画自己

这两年,方成身体不如从前,有时见到人,想不起名字。生日过后不久,方成住进了医院,开始状况还不错,画家罗雪村前去探望,还专门画了方成躺在病床上的速写。

图片 17

广州日报:如何评价方成作为漫画家的人格魅力及其作品?

  方成画自己

李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就一直与方成是邻居。我们住在同一栋楼,他是10层,我是22层,我有时会去看看他。方成平时说话幽默风趣,他已经不止一次在院子里碰到我便热情地大喊另一个名字,让我无所适从,然后两人开怀大笑。他曾画过一幅自画像,画的正是他骑自行车的“雄姿”,说不上威风凛凛,倒也优哉游哉。他骑在上面,显得轻车熟路。我觉得,大概骑自行车是他观察生活的一种方式,从而使他的笔触变得更加充满生活气息和幽默感。方成的作品始终保持着敏锐、奇妙,并深受读者喜爱,其代表作脍炙人口,成为几代读者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

图片 18

70岁后泳千米骑20公里

  《不要叫老爷》

广州日报:方成、丁聪、华君武“漫画三老”都很高寿,分别是100岁、93岁和95岁,有什么特别原因吗?

图片 19

李辉:我经常开玩笑说,吃红烧肉的人都高寿。方成、丁聪、巴金、黄苗子等人都爱吃红烧肉,尤其丁聪不爱锻炼。这些活过90岁的老先生其实并不太讲究所谓的养生,方成算是比较爱锻炼,他晚年常去游泳,年逾古稀还每天游七八百米,甚至上千米。他在游泳池里一圈一圈地游,一个多小时方才作罢。虽然速度很慢,但体力令人惊叹。他喜欢骑自行车,七八十岁能骑20多公里到海淀。我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总得一个多小时,慢慢骑,可以多看看。

  《官商》

广州日报:方成与丁聪、华君武并称中国漫画界三老,您认为他们的漫画有什么相同与不同之处?

图片 20

李辉:方成的漫画饱含幽默、讽刺,如此睿智的思考、锐利的表达,于我们来讲已经很难再有。丁聪创作比较早,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画漫画,创作形式更多样。方成和丁聪的漫画作品犀利,华君武的作品则带有更多温情。如今,华君武、丁聪、方成三位漫画大家走了,那个时代也翻过了一页。

  《六个和尚》
(漫画作品图片均方成之子孙继红提供)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谢绮珊

  ————————————

  延伸阅读
先生们之方成:这位漫画家,今天百岁了

  文 | 李辉(发表时间:2017年)

  生于一九一八年六月十日的方成,今年迎来百岁诞辰。可喜可贺!

  说来也巧,从九十年代初我搬到报社大院,就一直与方成是邻居。先在南区宿舍,我的楼与他相邻,一住就是十多年。二〇〇三年,我们一起搬到三十六号楼,又是邻居。我住二十二层,他住十层,不是电梯里见,就是到他家里见。

  方成是个幽默风趣的人。住在南区宿舍时,一天早上,刚刚起床,电话铃就响了。拿起话筒,便听到一个声音,说找某某,一个我很陌生的名字。我忙说不是。对方执著地问:“那么,您是谁?”于是,自报家门。对方不由大笑起来,并赶紧说:“我是方成。哎,你怎么在这里?”

图片 21漫画家方成(右2)与同事在人民日报社干校劳动时留影。

  方成这老头真是挺有意思,自己打错了电话,反倒觉得我走错了地方。想必又在构思什么漫画走了神。对于他,发生类似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奇怪。他已经不止一次在院子里碰到我便热情地大喊另一个名字,让我无所适从后便是两人开怀大笑一番。在这之前他也曾将电话错拨到我家里,是我妻子接的,他上来就自报家门,弄得妻子忙忍住笑说打错了。

  不过,这一次他打错电话,我正好有话对他说。头一天,我刚从上海回到北京。在上海时,与贾植芳先生聊天,他谈到四十年代内战时期,在上海时曾与方成等人在一个小弄堂里住过不少日子,但自那之后再也没有机会重逢。他听说我与方成同在一个报社,便让我转告他的问候。

  方成很高兴听到了贾先生的消息,但随即就说:“我还要问他要账呢!”原来,当年贾先生刚拿到方成的一部书稿准备推荐给朋友的出版社出版,谁知,贾先生很快被国民党当局逮捕,书稿从此也就杳无踪影了。我们在电话里讲了好久。没有想到,一次错打的电话,倒引出了颇有意思的这一番对话。

图片 22方成漫画之一

图片 23方成漫画之二

  我和方成同住南区宿舍大院,两楼相邻,直接距离不过二十米样子,我们的阳台相对,我在五楼,他在三楼。有时开玩笑说,如果有急事找他,根本不用下楼,牵一根绳,荡秋千似地就可以一下子荡到他家。

  我没有写字间,封上阳台,放上电脑,这里就成了我的一个小天地。每当写作时,如果我往窗外张望,常常第一眼看到的便会是方成的阳台。他的阳台上放着书架,很少有人影闪动,这时我就会想,此时此刻这老头保不定又在家里画出一幅佳作来了。

  九十年代,到了夏天,我们见面最频繁的地方是游泳池。当时他年逾古稀,可是他几乎每天都要游上七八百米,有时甚至上千米。我每次总是急匆匆地游几百米就走人,顶多不过半个多小时,而他则不同。他不是按照泳道方向来回游,而是围着泳池顺边转,不管周围年轻人游得多快,他总是慢悠悠地划动手臂。一圈又一圈,大概总得游一个多小时,方才算罢。

  尽管他的速度很慢,我还是为他的体力如此之好而惊叹。最令人佩服的还是骑自行车。别看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出门却还是以自行车为交通工具。几年前,他到二十多公里之遥的海淀中关村一带去,都还骑车前往,令人叹服。我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总得一个多小时,反正慢慢骑,可以多看看。

  方成自画骑车图。

  他曾画过一幅自画像,画的正是他骑自行车的“雄姿”,说不上威风凛凛,倒也优哉游哉。他骑在上面,颇显得轻车熟路。他没有往前看,而是脸侧向一旁,厚厚的嘴唇紧抿着,眼睛注视着某一个吸引他的场面。

  从不显出衰老这一点上,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方成可以和丁聪相媲美。丁聪已是八十高龄,可是出门却很少坐出租车,而常常是坐公共汽车。每有聚会,为了准时赶到,他会早早离开家去乘公共汽车。

  我相信,丁聪也好,万成也好,对于他们,坐公共汽车或者骑自行车,也是观察生活的一种方式。各色人等,生活万象,有意无意之间,可以进入他们的视野,感受着人与事一日日新的变化,从而使自己的笔触变得更加充满生活气息和幽默感。他们的作品,不正是以始终保持着敏锐、奇妙而深受读者喜爱吗?

图片 24“百家丛书”的《挤出集》。

  
1996年方成题赠《挤出集》。

图片 25笑讽红尘百态,锐笔绘遍世情百态。《中国漫画书系》方成卷书影

图片 26《方成幽默画中画》书影

图片 27《幽默的水墨》书影。

  做邻居的好处,就可以很早收到方成签赠的书。《挤出集》、中国漫画书系《方成卷》等,都早早入我手中。

  方成其实不姓方,他姓孙,本名孙顺潮。他的家乡在广州香山县,一个叫做翠享村的村庄,诞生了孙中山,故香山县改为中山县。方成的村庄距翠享村很近,叫左埗头村,如今简称为左步村。村里三大姓,欧、孙、阮。其中三十年代最有名的,是自杀的影星阮玲玉、抗战期间,东江纵队一个支队的支队长,就是左步村的欧初,后来担任广州市委书记,也是著名的收藏家。三大姓,都有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是左步村名声在外的原因。

  方成大学本科,学的是化工专业,抗战期间在四川毕业后,在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可是,他却酷爱漫画,在学校办壁报开始学习漫画,抗战结束,他离开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前往上海,漫画事业由此开始。笔名方成,由此诞生,他的漫画一生,已有悠悠七十余年。

图片 28《方成自述》书影。

图片 29方成在《方成自述》题跋。

图片 30为自述一书,方成写了一批签名供选用。

  十几年前,我为大象出版社策划一套“大象人物自述文丛”,方成怎能不写一本回忆录?找到他,说服他用了一年多时间,写下一本《方成自述》,该书于二〇〇三年出版。老头子对这本书颇为满意。在扉页上写了一大段题跋:

  李辉兄存正。方成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廿五日

  你编的这一套自述文丛,除这本外,我还看过两本,都挺好。这本是我出版的几十本书中我最满意的一本,从开本、编排、印刷封面设计各方面都出色。

  这套丛书的策划真不一般,好写,人也想看。

  读自述,才知道,抗战之后在上海,方成曾是储安平的《观察》杂志的美编,既为《观察》画漫画,也负责编辑刊物的漫画。两人共事,颇为融洽。

  现代史上,《观察》是颇有影响的杂志,储安平的才华与遭际,更为它增添了传奇色彩。如今,与《观察》有关的人,编者或作者,健在者已寥若晨星。于是,在我眼里,方成尤显得珍贵了。二〇〇四年,我参与吉林卫视的“回家”栏目,特地陪方成去上海旧地重游,请他寻访《观察》编辑部旧址,漫忆储安平,漫忆远去的往事。

图片 31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一。

图片 32

  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二。

  正好我收藏有一九四七年的《观察》合订本,拿去请方成为我题词纪念。没想到,他从第一页的开始写,洋洋洒洒,连续写了好几页,计有两千字。回忆,留恋,为刊物,也为储安平。谨摘录部分如下:

  李辉要我在这上面写点回忆。那就想起什么写什么吧。
从我现在还保存的画估计,我是一九四七年春受聘主持《观察》周刊漫画版的。我保存《观察》第二卷第二期上面印有“观察漫画”字样,这一期是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出版的,由此推算出我是在这天前来《观察》工作。
但我没在办公室作画。都是在住所画的,编成后才送到《观察》编辑部交储安平先生。我是从大学毕业不久的青年,储先生是复旦大学教授,是一位长者,所以我们之间有如师生关系,谈话不多的。他是留学英国的,估计受英国文化影响,带有英国绅士作风、绅士风度。
……
我是在大学时为编壁报才画漫画,学会了一些漫画的基本艺术方法,只会画学生生活方面的题材,不会画单幅的政治讽刺画。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我从我工作的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里保存上海出版的英文报刊上,看到上面转载的英、美政治讽刺画,才知道这种画的画法。这些画都是在二战期间针对德、意、日三国的漫画。我在《观察》上登的漫画,画法和画的风格都从那些漫画学来。
一九四七年冬,我回广东家乡探亲,听说上海白色恐怖加剧,不敢回上海,避居香港去了。《观察》这时被查封,工作人员被捕入狱。储安平逃北平,听说他曾藏在徐盈家里。
《观察》周刊发行十万零几百份,各省都畅销,听说这是当时发行量最大的杂志。成为知识分子最爱看的读物。
我到《观察》的办公室送稿时,交给储先生,那时看到这办公室不大,交了稿之后,就回去,没在办公室多逗留,认识的人少。记得只是和雷柏龄见面较多,也记得和林元见过,解放后他在《文艺研究》杂志工作。
今天四月我去上海,经人介绍,原在《观察》工作的周兴美先生,他带我去《观察》原来的办公室,现在是一位医师的家。他说,原来只有一张桌子,放在较大的一间里,较小一间只放一张沙发,当会客室。两间加起来也就有约十二平方米的面积。他介绍说,储先生一直和全体工作人员动手干活的,杂志印出来,全体人员一起动手打包,打包之后往邮局送,是日夜操劳的。
他又带我去看后来租的一间办公室,比较大,只一间,大约有四十平方米。记得我来送稿时(四七年三月初),所见的是这间办公室,也和先前那一间一样,都在二楼上。现在这间在四川北路一九八二号,已成大药房。最早那间小办公室在吴淞路东兴里四四四弄十四号(以前门牌是十一号)。这间办公室较大,编辑人员日夜工作,晚上就睡在办公室。桌上、楼上、地板上都能睡得下。
笑讽红尘百态,锐笔绘遍世情百态。周兴美先生原在《文汇报》工作。《文汇报》被政治当局查封后,他才到《观察》来,《观察》被查封,他也被捕,关了起来。雷柏龄是卖田产支持《观察》的,听说当了股东,也被捕。解放后,《观察》改为《新观察》出版,储先生还约我作画,那时也见过雷先生,地址在北兵马司胡同。
一九五七年,储先生任《光明日报》总编辑时,还约我作漫画,我在《人民日报》工作很忙,分不出时间,他问我能请什么人来《光明日报》工作,我说,现在画漫画的人都有工作,不知能否调动。只有两人当时是在周扬一次讲话后当了专业漫画家,那是沈同衡和肖里,请这两位还有可能。后来知道肖里去了,为《光明日报》作漫画,终于和储安平一起被划为“右派分子”。
现在回想起来,储安平之所以想用我的画,很可能是因为我只看《大公报》和《观察》这两种报刊,接受这两报的政治观点,画又是从英国漫画家大卫?罗(DAVID LOW)的漫画学来,画法和风格都和大卫?罗相近,和米谷、张文元、丁聪等画风不同。后来又知道我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学生,是他能寄与培养希望的画家。
这只是我的估计。他曾为此写一篇文章提到约我作画的原因发表在《观察》上。
方成
二〇〇四年八月卅日

  十几年过去,重读此文,仍让人感慨万千。历史细节,留存字里行间。岁月,也就这样流过去了。

图片 332007年1月陪同黄苗子、方成回中山拍摄“回家”,后面是用牡蛎壳修建的墙。

  熟悉的黄苗子先生与方成一样,也是香山人。十年前的二〇〇七年一月,为吉林卫视的“回家”栏目拍摄黄苗子回家,这一年,苗子九十四岁,方成九十岁,我陪他们二位重返故里。终于走进方成的左步村,在孙家祠堂前合影,走进阮玲玉故居。此次陪同两个九旬老人,十来天的一路拍摄,现在回想,真是后怕,万一有了闪失,怎么得了?

图片 34

  2009年5月丁聪先生去世后,与方成、谭文瑞(池北偶)一起在人民网(微博)谈我们心中的丁聪。

  两年过去,丁聪先生于二〇〇九年五月逝世,人民网请方成、谭文瑞(笔名池北偶,原人民日报总编辑)与我一起,谈论我们眼中的丁聪。

  谭文瑞先生是报人,也擅长写讽刺诗,他与丁聪、方成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总是喊老谭,从不叫官位,那一代的老报人不喜欢人们叫官职,更喜欢随和的称呼,觉得自己与大家心更近,更亲切。老谭身体本来一直很好,谁料想,二〇一四年夏天,在北戴河报社疗养所休息时,下楼梯,一不小心摔倒,再也没有醒过来,享年九十二岁。

图片 352012年10月6日偶遇方成骑车。

图片 36

  方成 《自画像——骑车》

  方成活得很好。几年前,他还在院子里骑轮椅,忽然碰到,我拍下他乐滋滋的样子。

图片 37方成为丁聪百年诞辰展览题字。

图片 38在丁聪、程十发故乡上海枫泾,李辉与程十发、方成合影。

  去年十二月六日是丁聪百年诞辰纪念,在上海举办展览,我去找方成请他题词,他二话没说,写下大大的八个大字:丁聪百年,漫画一生。这既是展览名称,也印在请柬上。

  这两年,方成身体不如从前,见到人,想不起名字。一天,在电梯里遇到他,我说认识我吗?他看看,认识。我叫什么名字?他想了又想,没有说出来。只说:“我知道,两个字。”听了,心里还是一阵酸痛。

  不过,百岁方成每天都写一幅大字,这也是防止老年痴呆的一个好办法。每天看到方成儿子发出的大字,真为他高兴。

  百岁华诞,匆匆草就此文,祝方成老头健康,快乐!

图片 39九十五岁方成题写“看云斋”。

图片 40方成画赠作者的一幅铁拐李图

  完稿于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北京看云斋

本文由艺术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笑讽红尘百态,锐笔绘遍世情百态